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第一氢能公司要出售绿氢项目,发生了什么?

   2024-04-25 环球零碳维小尼18710
核心提示:就在中石化对氢能大规模布局的同时,却因为项目的经济性遭到外界质疑

要做第一氢能公司的中石化,为什么好不容易拿到了风光资源和项目批复,却要把自己全资的绿氢公司股权全部出售?

中国石化在氢能产业发展上,有一个宏伟蓝图,那就是努力构建规模最大、科技领先、管理一流的“中国第一氢能公司”。

作为一家石油巨头,提出这样的目标,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氢能是“新石油”,这意味着要颠覆自己的传统业务——“旧石油”。

但没有退路,国际上所有的石油巨头都面临这样的困境,在全球碳中和共识大背景下,石油公司不仅要实现自身运营的碳中和,还需要面对能源转型和能源革命的挑战。

所以,不管是美国的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还是欧洲的壳牌、BP、道达尔等,都需要同时在两条战线做准备,一条线是尽可能多地投资绿色科技技术,比如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为石油的开采、勘探和运营的低碳化、绿色化打下基础,第二条线是谋求能源转型,减少化石能源的开采,增加风电、光伏、氢能等新能源的布局。

中石化的转型主要锚定打造“中国第一氢能公司”目标,积极布局氢能的制备、储存、运输和销售等产业链发展;同时还在新能源汽车充换电,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发电业务方面布局。

在三大油企中,中石化在氢能方面走得比较激进。

2021年,马永生从张玉卓手中接过中石化“帅印”,他延续了大力发展氢能的思路。

在2021年中期业绩会上,马永生表示,公司“十四五”期间发展氢能的目标有:一是规划建设加氢站1000座,加氢服务能力达到20万吨/年。二是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制氢,规划累计制氢产量超百万吨。三是聚焦氢能交通领域和绿氢炼化。

2023年4月,在出席公开活动时马永生再次强调,要上绿氢重大项目,他表示:计划2023年年中投产国内最大2万吨/年库车绿氢示范项目,同时正在研究布局鄂尔多斯、乌兰察布、包头、漳州、海南洋浦等一批绿氢重大项目。

所以,在新疆库车项目建成投产后,今年2月份,中石化启动了全球最大绿氢耦合煤化工项目——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风光融合绿氢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约57亿元,投产后年可制绿氢3万吨、绿氧24万吨,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43万吨/年。

但是,就在中石化对氢能大规模布局的同时,却因为项目的经济性遭到外界质疑。

2023年年底,据研究机构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透露,由于各种因素,包括系统设计中缺少一些安全功能和效率不达标,中石化位于新疆库车的260MW绿色制氢设施,一直以不到其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一的效率运行。

据BNEF分析师透露,中石化库车项目所使用的电解系统的标称产量运行范围为30-100%。换句话说,如果进入系统的可再生电力低于其最大产量的30%,机器将停止释放氢气。

但所有这些电解槽在30%的工作点测试均告失败,其实际工作范围可能小于50%-100%。据了解,问题的根源或在于产品设计和产品中使用的材料。

新疆库车项目问题曝光,给中石化打造“第一氢能公司”的努力蒙上阴影。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最近中石化的氢能项目再次吸引业界关注,是中石化要把旗下子公司的一个绿氢项目100%转让股权。

近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中石化新星内蒙古绿氢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公告,转让底价为7408万元,转让方为中国石化集团新星石油有限责任公司。

中石化新星内蒙古绿氢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是中国石化集团新星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0%的子公司。

中石化新星内蒙古绿氢新能源有限公司作为新星公司为内蒙古乌审旗项目成立的独立法人企业,截至2024年3月31日,公司营业收入为0,资产总计为13233.36万元,负债总计为6246.75万元,所有者权益为6986.61万元。

2021年7月22日,鄂尔多斯市乌审旗风光融合绿氢化工示范项目列入内蒙古能源局2021年度风光制氢一体化示范项目清单,项目投资25.8亿元。

2022年12月22日,鄂尔多斯市乌审旗风光融合绿氢化工示范项目二期项目获得批复,项目投资30亿元。

之前中石化曾表示,所产氢气用于中天合创烯烃绿氢替代。

二期项目批复通知中标注的开工时间2023年6月,投产时间2024年6月。

转让公告显示,本项目已累计投入资金约1.34亿元。

根据交易条件,意向受让方在递交受让申请时,须对多个事项进行书面承诺,其中最重要的条款包括:受让方要同意本次股权转让后继续支持内蒙古鄂尔多斯风光制氢一体化项目建设,需要在2025年6月前提供总计不低于48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支持。

也就是说,有意接盘的企业除要支付7408万外,还需于2025年6月前,提供不低于48亿元的持续资金。

这个条款,还是比较苛刻的,需要实力非常雄厚的企业才接得住。

不过比这个条款更让业界关心的是:作为要做第一氢能公司的中石化,为什么好不容易拿到了风光资源和项目批复,却要把自己全资的绿氢项目股权全部出售?是因为资金链的问题,还是项目本身出现了问题?

去年,国内油企的日子都不好过,“三桶油”的营收都有所下滑。

其中,2023年中石化营收3.21万亿元,同比下降3.19%;归母净利润604.6亿元,同比下降9.87%。

尽管收入和净利都下滑了,但作为家底厚实的石油巨头,打造几十亿的氢能项目,对中石化应该问题不大。

既然把氢能作为能源转型的核心议题,中石化这次为何要出售内蒙古绿氢新能源公司的股权?难道是对激进的氢能布局的一个收缩?

在2023年,中石化的氢能业务取得比较大的进展。截至2023年,中石化累计发展加氢站128座,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加氢站运营单一企业,供给量占全国40%左右,加氢量为3471万吨,同比增加100%。

针对2024年的规划,中石化表示,将积极打造中国第一氢能公司,拓展多场景充电网络,打造头部直营平台,培育多元服务业态,实现销售网络全方位增值。

不可否认,不只是中石化,对进军氢能领域的所有企业来说,都面临同样的困境。

比如成本问题,当前绿氢发展的主要经济性问题是成本高,对灰氢蓝氢缺乏竞争力。

还有技术挑战,制取和终端消费的技术难关已基本打通,但储运仍是产业化难点。

规模化应用也存在难题,加氢站单独建设困难重重。比如库车的绿氢示范项目,也面临工艺技术新、规模大、无成熟工程案例可借鉴等难点。

对中石化来说,或许发展氢能的战略没有改变,但重点会有偏移?比如,对于当前不具备经济效益的上游绿氢制备,中石化或放缓脚步,而把重点放到下游应用场景的布局?

但不管怎么样,中石化在氢能产业上的探索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比如库车绿氢示范项目的投产运行,就具有重大意义。库车绿氢示范项目,是中国石化第一个贯通风光发电、绿电输送、绿电制氢、氢气储存、氢气输运、绿氢炼化等绿氢生产-利用全流程的项目,标志着我国首次实现万吨级绿氢炼化项目全产业链贯通,对绿氢炼化具有重大示范效应。

库车项目另一个意义,是能整合带动起一系列国产技术与设备。以电解槽为例,在该项目启动之前,国内的1000Nm³/h 电解槽累计需求量不到30 台,而仅库车绿氢示范项目就需要52 台。

对于氢能这个新兴产业,我们无法用成败来论英雄。一些开创性的探索,经济效益注定是失败的,但是对整个产业的未来发展,却能积累丰厚的经验遗产。但鄂尔多斯绿氢项目的股权转让,不会打击中石化的氢能雄心。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4全球光伏品牌100强榜单全面开启【申报入口】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