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百亿项目停滞,银行账户冻结,又一光伏跨界者陷入困境

   2024-04-12 能源严究院李欣23960
核心提示:4月15日将至,这家跨界玩家能否顺利复工,让我们拭目以待

光伏跨界潮水退去,“裸泳者”终究现其形。此轮光伏产能阶段性过剩潮尚未过去,聆达股份(300125.SZ)的“疲态”已然显现。

该公司先后历经项目停产停建风波、银行账户冻结。此外,聆达股份本应于3月25日回复的交易所关注函,却也宣布延期回复。

聆达股份的光伏业务经营状况正面临考验:一方面,行业竞争加剧,价格战趋于“白热化”,该公司仅3GW的P型电池产能,与行业巨头完全无法相比;另一方面,在P型向N型转型的过程中,公司已处于落后。

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该公司TOPCon产能能否顺利投产存在极大不确定性,即便后续能建成投产,行业形势也或早已变化。

当下距离金寨嘉悦新能源项目宣告复产的时间已不足一周。那么,后续该公司能否顺利实现复产呢?

01    

 项目前景堪忧

3月15日,聆达股份发布公告称,受技术迭代、近期光伏产业链价格整体呈波动下行态势等多种因素影响,该公司子公司金寨嘉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寨嘉悦新能源”)为减少损失及整体经营风险的角度考虑,于近日对其高效光伏太阳能电池片生产线实施临时停产,停产时间至2024年4月15日,后续复产情况将及时披露。

对此,3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关注函,要求聆达股份说明停产的主要原因等事项。至今,聆达股份尚未对此做出回复。

据悉,金寨嘉悦新能源一期主要生产的是P型光伏电池,占总营收比例超过90%。由于N型光伏电池的快速应用,P型光伏电池组件经历了大幅度降价,处于产业链中间环节的电池厂正遭到成本与销售的两头挤压。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P型产品被N型替代,一些未关停的PERC产能主要存在于一体化企业和体量较大的专业化电池厂,体量较小的产线后续会继续出清。

值得注意的是,金寨嘉悦新能源项目的建设进度缓慢,一期2.5GW PERC项目早在2019年就已经建设完毕,然而三年过去,公司产能仍然是一期技改出来的3.5GW。

二期是5GW TOPCon项目,总投资17.8亿。在同行业部分公司TOPCon电池已经热销之时,而聆达的该技术产线至今仍未投产。

由此可见,聆达股份的TOPCon产线实际进度恐怕不会很乐观。 

综合来看,迫使聆达股份项目停止的更多原因在于,光伏本身属于资金和技术密集型行业,不仅技术迭代快,而且投建新项目需要大量资金。

而该公司的短期还款压力比较大。近三年中,该公司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的现金流难以覆盖短期借款。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9月,该公司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04亿元、1.11亿元、0.75亿元,而同期的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非流动性负债总和分别为1.63亿元、1.36亿元和1.03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聆达股份曾在2020年12月试图通过定增募资12亿推进金寨嘉悦新能源二期项目建设,然而因公司当时的实控人王正育被立案调查,募资计划也无奈落空。

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受此前扩产潮的影响,2023年下半年,光伏行业进入了周期性产能过剩的阶段,产业链价格持续下降。

据了解,目前二三线企业硅料成本基本在5-6万元/吨之间,部分硅料企业已出现成本倒挂的情况,硅料龙头甚至能把硅料成本基本可以控制在4万元/吨左右,光伏企业的盈利空间不断被压缩。

对于聆达股份这类厂商而言,即便新项目能建成且产品投入市场,也难以抵御硅料成本降价带来的冲击,进而造成亏损的局面形成,与其面临亏损,不如停下脚步及时止损。

客观来讲,聆达股份布局光伏行业并不算晚,但从结果来看,该公司并未很好抓住本轮周期红利。

如今PERC产线成为业内公认的“落后产能”,TOPCon陷入疯狂内卷的漩涡。率先抢跑的聆达股份一手将金寨嘉悦新能源的二期项目推进了如今“不尴不尬”的境地。

02    

 数次易主

此前,聆达股份借助收购金寨嘉悦新能源的方式,进入PERC电池领域。如今PERC正被TOPCon、HJT和IBC等技术所取代,由于电池片价格下降,金寨嘉悦新能源因资金筹措未达预期,导致PERC产线已经停产,而TOPCon和HJT也已终止。

回顾聆达股份的发展历程,它一路走来都是坎坷不断。

早在2010年发行上市之时,聆达股份彼时还叫“易世达”,且以余热发电为主营业务。其实际控制人为刘群。

4年后,伴随着刘群的离世,易世达迎来了第二任实控人刘振东。至此,易世达的主营业务由余热发电赛道切换至进入商业保理赛道。

2020年4月,易世达正式更名为聆达股份,上市之初的余热发电业务清退完成,该公司主要以外向型投资为主,涉及裸眼3D、工业大麻衍生品加工、商业保理等领域。

然而3个月后,由于企业经营业绩欠佳,实控人刘振东遭遇资金压力,便找到了厦门老乡王正育接盘,2020年7月,王正育正式成为该公司的第三任实控人。

次年6月,聆达股份以现金购买正海嘉悦持有的嘉悦新能源100%股权,实现了在原有光伏业务领域基础上向上游产业链的延伸,正式进入光伏电池行业。

但王正育入主未满两年,便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2年8月,该公司又迎来第四任掌门人黄双,黄双和金寨光电通过华成未来、海波里斯受让王正育、王妙琪的股份,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到一年后,2023年上半年,聆达股份的董事会、监事会提前进行了换届,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双退出董事会,王明圣空降而来出任公司董事长兼任总裁,林志煌出任副董事长和 CEO 。

从最初的余热发电业务到跨界涉足光伏业务,聆达股份的主营业务历经数次变更,然而该公司近几年一直在亏损的“泥潭”中苦苦挣扎。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聆达股份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6亿元、-0.56亿元、-0.71亿元、-0.17亿元,加上2023年预计亏损1900万~3800万元,该公司将会陷入连续4年出现亏损的困境。

急需走出困境的聆达股份,正值业内广泛积累“弹药”以穿越周期的关键时刻,超百亿项目停滞不前,自身余粮亦所剩无几,聆达股份的光伏业务将走向何方?

如今,4月15日将至,这家跨界玩家能否顺利复工,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能源严究院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4全球光伏品牌100强榜单全面开启【申报入口】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