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汉能:生存还是消亡?

   日期:2019-09-24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海宇    浏览:3350    评论:0    
2019年9月14日,汉能旗下美国MiaSolé Hi-Tech Corp与欧洲Solliance Solar Research公司联合发布,其合作研发的新型柔性CIGS太阳能电池转换效率达23%,是该项电池新的世界纪录。

该条新闻似乎真的就只是一个新闻,看过之后,已经激不起人们更多的兴趣,似乎其还不如“嚼一嚼”汉能欠薪裁员的旧闻来的兴趣浓厚。

波涛汹涌,难见一朵浪花的精彩。

汉能,中国光伏圈争议最多的企业!

汉能,中国光伏圈内特立独行的公司,其从成立至今,争论便不曾停过。然而是是非非都未曾让其改变。

汉能还是那个汉能!

但汉能还真的是那个汉能么?

如今,这家充满个性的公司正面临着创立30年来最为严重的危机——生存或灭亡。

生存——这段历史将成为李河君和汉能发展史册中的值得浓墨重彩描绘的一笔,坚定、执着等词汇将显得匮乏,名垂流传;

灭亡——这段历史将是压垮李河君和汉能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逆势、偏执等将成为以鉴后世的标签,烟消云亦散。

商海沉浮,结果难测,仍如过江之鲫,纵使轰轰烈烈坍塌,历史仍只会铭记成功者,沉沦者留下的只是衬托,成为下一个成功者丰碑的台阶。


起——遇水化龙

说汉能,就不能不说李河君。

李河君是汉能创建者,亦是汉能的掌舵人,同样是汉能的旗帜。其略充满神秘和传奇色彩的创业史,让汉能也随之充满了神秘感。当然其充满争议的性格,也让汉能在喧嚣中前行。

李河君的发家史,其实已经为大家所熟知,虽然仍有坊间和官方的说法,且差异较大,但是有一种说法为大多数人所接受——李河君白手起家,创建了汉能,并以水电为基础,淘得丰厚资本,从而进军光伏产业

李河君1967年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市观塘村一个农家,大学时就读于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89年,他靠着从老师那里借来的5万块钱开始了自己的“淘金”之路。

然而,李河君此时还不具有影视剧中的主角光环,直接开启成功之路。

五万块钱很快折腾光,李河君背着5万元的债再次开启了折腾之路——和十七个伙伴开始在中关村卖电子元器件,卖玩具、卖矿泉水到开矿、炒地产。到1994年底,五六年的时间就积累了七八千万的资本,李河君有了施展拳脚的资本。其在五六年间所赚的钱,是很多人几辈子也无法赚取的。

而他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时曾说:“我不过是众多幸运儿中的一个,能通过任何生意致富。”

本就不是“消停”的李河君带着鼓鼓的钱包开始了寻找项目之路。最终,水电行业进入了李河君的视野,也就此揭开了李河君的能源之路。

同年,李河君便以1000多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家乡一座1500千瓦的小型水电站,收购水电站的序幕就此拉开。相关报道显示,李河君收购水电站的装机量从几千千瓦扩大到了几十万千瓦,地域扩展到了广东之外的浙江、广西、云南等地。通过并购方式迅速做大的风格至此被打上了汉能的标签,同时也成为后来一部分人定位汉能的依据。

提到水电站,云南金安桥水电站不得不提,绝对是李河君创业生涯中值得大写特写的一部分。正凭借此电站,李河君遇水化龙,为后续的发展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其也成为了汉能的“现金牛”,其实感觉“提款机”一词似乎更为贴切。

从2002年至2011年,历时近十年、耗资超200亿元,李河君带领着近万人的施工管理团队,在海拔两千多米的中国云南金沙江建成了总装机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力发电站。金安桥水电站的大坝结构比葛洲坝大十分之一,比美国的胡佛大坝大三分之一。李河君曾透露,该水电站每天能产生约1000万元的现金。

李河君腰板直了,钱包鼓了。


展——向阳而行

意气风发之际,李河君选择进军光伏行业。2009年,李河君宣布汉能进军薄膜太阳能领域,并且拿出自己的全部身家——100亿美元。

对于李河君的选择,其实当时并不为人们所理解,毕竟相对硅晶产业,李河君选择贵到市场用不起的薄膜行业显得有些不识时势。而李河君固执地认为,薄膜电池拥有美好的未来。

2011年,汉能收购在港交所上市的铂阳太阳能,实现借壳上市,同时还搭乘上政府补贴大潮,获得国有银行贷款支持。汉能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对此,有人评说汉能已不再是一个力求通过生产制造来实现盈利的集团了,李河君也从当初承建水电站时痴迷技术工程的民营企业家,彻底蜕变为一个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运作高手。此种观点不能不说与当初收购水电站的方式有一定的关系。

然而,李河君接下的做法似乎是对此种观点的还击——

2012至2014年间,汉能先后收购了Solibro、MiaSolé、GlobalSolar Energy、Alta Devices等四家拥有领先薄膜太阳能技术的海外公司,通过消化整合和自主创新,掌握了世界最先进的铜铟镓硒(CIGS)和砷化镓(GaAs)技术,占领了薄膜太阳能产业的技术制高点。有报道说,是尚德的兴衰警醒了李河君。

然而也有人说,汉能成功收购相关公司,让自身拥有了足够的研发能力,让汉能可以保证自身足够强的竞争力,甚至进一步凸显了汉能行业领导力的潜力,在薄膜领域汉能让一家独大成为可能。

然而也有人认为,汉能的强势收购,并未解决底子薄的问题,所以到现在,汉能更多依靠的还是那帮人马打天下。

“没人知道他们的研发思路和方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是错误,甚至可能导致汉能的技术和研究方向在错误的路上长期持续,并且不被发觉。”有人如此担心。

这种担心到底是否成真,依旧需要事实来说明,只不过对于似乎遇到技术瓶颈的薄膜来说,前进一步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

“回顾公司发展史,大体可用两个传奇来总结,第一个传奇,用八年在海拔2000米的高原,一锹土一锹土地建成了一个全球民营企业投建的最大的水电站。第二个传奇,也是用八年建成了一个全球技术最先进的薄膜太阳能企业。”李河君曾如此感叹自己的过往,并充满了自豪与骄傲。


墨——百天首富

春风得意马蹄急。

2014年11月,汉能股价悄然爬升,年底接近3港元,进入2015年,汉能股价再度阶段性上涨,2月内便突破4港元,总市值超过了1500亿港元。汉能达到辉煌顶峰时刻,被誉为“新能源大王”的李河君以1600亿元财富成为当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中国新首富。

水电的日进斗金,太阳能的风生水起,中国新首富,李河君风光无二。

然而在李河君成为中国新首富的三月多余后的2015年5月20日,李河君和汉能遭遇创建以来最大的危机——港股市场针对汉能薄膜发电进行做空运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汉能薄膜发电股价暴跌了47%。仅在李河君一个演讲的时间里,其个人财富蒸发1000亿, “首富”名号不再。

一时有关汉能的传言漫天飞起——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

墙倒众人推,屋漏连天雨。

汉能在财报中剔除大部分关联交易,这使得汉能薄膜2015年营收骤降至仅28亿多港元,净利润从2014年盈利32亿港元变成净亏损122.34亿港元。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汉能的经营环境也急剧恶化,公司内部人员波动,高管出现离职潮。有媒体报道,汉能控股集团裁员2000人,工龄低于三年的90%都被裁。那以后,曾经高调的李河君似乎变了,变得低调。

2015年汉能拿出了自上市以来首份亏损的年报,一年的亏损额是前4年盈利总和的近两倍。

当然,汉能并没有倒下,否则就不会有后续的故事了。

有人说汉能之所以在此次黑暗五月中爬起来,是因为汉能当时并没有走到绝路,一方面水电依旧为汉能造奶,能够让汉能还活着,并且薄膜当时也能够有所产出,为汉能的存活提供了支持。

当时外部环境逼迫,内部出现问题,但汉能自身的相关产业并没有出现更实质问题,虽伤了十指,但其筋骨依旧——最多算是刮骨疗伤。

为后期的东山再起保留了火种。


营——故事高手


2015年,突然而至的磨难,让李河君褪去了光环,很多人在等着看李河君的最终结局,或者说看李河君的笑话。

商场如你死我活的决战现场,其实没有握手言和,只有成王败寇。

困局中,李河君没有立即发声澄清。也许是为人们所诟病的偏执,或者李河君认为还不是最好的时候。

2015年9月,时隔数月之后,在公司成立21周年庆典上李河君首次就暴跌做出回应,承认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这一举动,将所有的问题明面化,李河君终于做出了一个上位者应该做的表态。也算是将困境明朗化、公开化、官方化。

时间流转……

2016年7月2日,一场规模宏大的“汉能移动能源战略暨全太阳能汽车发布会”让汉能高调地重归人们视野,四款太阳能汽车同时发布。李河君驾驶着工程样车停到舞台中央后走下来,意气风发——汉能没垮。

2016年9月,李河君再次在公司的周年庆典上发声——宣称口中的汉能已经走出了困境,并构建了一个名为“121”计划的宏伟版图——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10000亿元、市值20000亿元、盈利1000亿元。

2017年7月29日,汉能同样以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推出汉瓦。“汉瓦无疑又是一次全新的突破,一次颠覆……汉瓦从颠覆创新、社会价值、市场潜力等方面,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产品……汉瓦的潜在市场到底有多大?我告诉大家,万亿级规模!”发布会上,李河君豪情满怀。

新能源汽车、汉瓦,熟悉的汉能似乎又回来了,让人们看到了前景,并且太阳能薄膜的应用场景也被汉能进一步扩大——为摩拜单车提供太阳能薄膜供电,太阳能发电包、发电纸,开发汉伞、太阳能移动发电装备等等。

当然,水电项目依旧是汉能最精彩的桥段。

所有的故事都在继续,有的一直精彩,有的只是刚刚开头。


育——分布式黄埔

李河君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所以汉能是一家充满故事色彩的企业。

有人说李河君是会画饼的人,因为会画饼,他能够吸引一批追随与帮助他的人。其实汉能能够有今天成也好、败也罢的成绩任人评说,正是因为有很多优秀的人曾经在汉能奉献过。

有人评价汉能是中国分布式光伏的黄埔军校,其最初的销售模式和销售方式,为中国光伏行业培养出为数诸多的人才。

虽然现在很多人已经不在汉能,甚至淡出了中国光伏行业,但是依然有诸多的人奋战在中国的光伏产业,为中国分布式光伏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在我国知名的光伏企业中,老汉能人的身影常见,且很多身居要职。

2013年,中国光伏市场启动,许多企业开始寻求分布式光伏发展之路, 2016年,户用光伏开始兴起,然而人才少之又少——“那段时间,几乎每家做户用光伏市场的企业都从汉能招揽过人才,而这些人才是汉能从消费电子、快消品领域一点一点‘攒’出来的。”媒体人如是评论。

除此之外,在营销方式上,汉能也为中国光伏行业提供足够借鉴的经验。

2017年8月23日,汉能集团旗下的子公司阿尔塔设备公司(Alta Devices)与德国奥迪汽车股份公司签订薄膜太阳能电池技术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合作开展薄膜太阳能电池研发项目。

2018年,汉能拿下建筑总高528米的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项目。中国尊薄膜太阳能屋顶项目顶层共铺设汉能Solibro组件640块,占用屋顶投影面积约为900㎡,总装机容量为92.8kWp。

2019年,《环球时报》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国际空间站测试一项太阳能电池技术,被NASA选用于国际空间站的太阳能技术,是来自汉能旗下美国子公司Alta Devices的砷化镓薄膜太阳能电池。

2019年,由汉能集团研发的薄膜太阳能汉伞正式在天安门广场亮相,服务于天安门武警战士执勤站岗,为他们带来遮阳挡雨庇护的同时,更能够随时提供便捷、清洁的能源供应。

……

汉能的品牌销售,无疑为中国的光伏企业实实在在上了一课。品牌很多,但是能够做到上述的企业,能够有谁呢?


路——生存还是灭亡

李河君始终相信,太阳能等新能源终将取代传统能源,而薄膜化、柔性化是世界太阳能发展的整体趋势。同时,李河君期待,在移动能源时代来临时,汉能可以成为苹果、谷歌这样全球最伟大的公司。

汉能在光伏行业中摸爬滚打十个年头。十年里,有成功辉煌,亦有失败低落,但是其对中国光伏产业的贡献不可磨灭。

汉能官网如此介绍:截至目前,汉能砷化镓(GaAs)双结薄膜电池最高转换率达到31.6%,单结电池最高转换率达到29.1%,第六次刷新由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玻璃基铜铟镓硒(CIGS)薄膜电池冠军组件转换效率达到22.92%;柔性铜铟镓硒薄膜电池组件研发转换效率达到20.56%;钙钛矿电池单结研发效率达到23.7%;高效硅异质结太阳能电池转换效率达到24.85%,创下新的世界纪录。截至目前,公司累计专利申请超过10200件。

然而,就当一切似乎都该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时,汉能欠薪、裁员等新闻接涌而至。

汉能大厦倾危,谁堪栋梁?

有人说,如果汉能当初选择了晶硅产业,汉能今天的成就绝对不会小,甚至可能领跑。而其选择了薄膜,或许他会有着属于自己的辉煌,然而技术的壁垒,量产的困局,让其十年的坚守或许更长的时间内仍旧难等云开月明。李河君在水电方面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并且已经成熟的水电的技术让其坚守变得值得、可期,而今天的薄膜依旧面临着一个个难题,十年或许等不到结果。

然而,时间?时间还有多少呢?

8月15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网站在公布消息,于9月17日10时至18日10时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51.36%的股权。而在9月16日14时27分,这两个拍卖项目均被撤回,撤回原因是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

至此,金安桥水电站算是暂时保住,但是真的可以保住么?如果股权被成功拍卖,那么无疑意味着金安桥水电站大股东可能易主。

金安桥水电站几乎作为汉能的标志,其承载着汉能人的情感和记忆,是辉煌的见证,亦是汉能人的图腾,今天当股权出卖,汉能人心中的膜拜是否就此倒塌,汉能是否还能跌倒爬起?

2015年,汉能在危难中挺住,并获得进一步的发展,而今天当汉能在面临又一次生死存亡的局面,有人说,挺住,汉能也就挺住了,如果挺不住,那么等待汉能就是消亡。

汉能的救赎该如何实现——生存还是灭亡?
 
标签: 汉能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