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国际风电巨头三缺二,退出中国风电市场“戏言成真”!

   2023-10-30 风电观察段伟林20770
核心提示:面对由我国整机商掀起的大兆瓦机组之争,西门子歌美飒、GE、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整机巨头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态度和做法,一方面与他们高层领导的管理理念密不可分,另外一方面也和他们当前所处的困境息息相关。

西门子歌美飒、GE、维斯塔斯三大国际风电整机商,以往每届都是北京国际风能展的常驻“居民”,却在2023年这届一度缺席了两位,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缺席的两家也曾一度声称退出中国风电市场,这次风能展缺席貌似验证了他们的退出。

在风机产品、技术路线同质化严重的背景下,国内主流风机厂家只能追求“更大、可靠性”的产品来获取竞争力,据风电观察统计,在北京国际风能展期间,十余家风电整机商共发布了超30款风电机组产品系列。
而和国内风电市场及企业的表现截然相反的是,面对由我国整机商掀起的大兆瓦机组之争,西门子歌美飒、GE、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整机巨头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态度和做法,一方面与他们高层领导的管理理念密不可分,另外一方面也和他们当前所处的困境息息相关。
深陷质量旋涡的西门子歌美飒
早从2020年开始,西门子歌美飒就陷入到了风机质量旋涡中。
据风电观察了解,当时,西门子歌美飒陆上旗舰机型平台5.XMW系列机组在推进的过程中遇到严重的设计问题,需要调整叶片结构,但由于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短缺,西门子歌美飒被迫更改生产计划进行延期交付。
这导致其在重要的海外市场巴西订单量锐减,西门子歌美飒由此进入了亏空期,并开始迅速的大规模裁员。
为了改变颓势,2022年11月,西门子能源完全收购西门子歌美飒剩余流通股。此前,西门子能源仅持有西门子歌美飒67.07%的股份。
但这一举措并未起多大效用,母公司并没有能力化解质量问题带来的巨大亏空。今年,由该陆上机组质量问题所带来的影响进一步凸显。

西门子能源6月公告撤回2023财年(2022年9月至2023年9月)的利润前景预期,原因是西门子歌美飒风力机组质量问题远比想象中严重,将给集团带来约10亿欧元的损失,且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
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风电质量问题成为西门子歌美飒跨不过去的坎。公司CEO曾表示叶片和轴承是造成涡轮机问题的部分原因,此外,现在还未排除设计问题。“这不是成本问题,而是推出新产品速度过快带来的质量问题。”
在海上风电方面,西门子歌美飒已近两年未有新的产品机型推出,目前,公司最大机型仍是2021年投运的14兆瓦直驱型海上风机。
根据西门子能源发布的最新第三季度财报数据,其三季度收入75亿欧元,同比增长8%;亏损20.48亿欧元,较去年同期亏损额扩大了约8倍。风机发电组的质量问题,已造成公司约22亿欧元的损失,预计2023财年总亏损约45亿欧元,较此前约10亿欧元的损失预测增加3.5倍。在过去3个月内,西门子股票市值已跌去一半。
在各种压力下,西门子能源一直在积极考虑及落实任何提高盈利能力和削减成本的举措。路透社于10月报道,三名知情人士表示西门子能源公司正在考虑关闭西门子歌美飒工厂和销售办事处并进行裁员,通过外包一些关键零部件的生产来为西门子歌美飒提高利润率。
西门子能源高层指出,西门子歌美飒的优先事项是如何增强盈利能力以及维持公司的稳定性,而并非如何实现业务规模增长,公司将致力于增加利润率并争取更多的优质订单。
深陷风电业务泥潭的西门子能源近日再传重磅消息,据悉,公司正在寻求德国政府援助,该消息直接导致德国西门子能源欧股下跌30%,下跌幅度刷新历史新低。公司最新公告称,风电业务西门子歌美飒在 2024 财年的新增订单和营收预期将低于市场预期,这项业务将面临更高的亏损和现金流出。
面临亏损难关的维斯塔斯与GE
另两家海外整机商——维斯塔斯、GE同样面临业绩亏损难题,不断试图通过削减成本等措施,重整新能源业务发展。
2022年,受全球疫情、通货膨胀、俄乌冲突等影响,维斯塔斯迎来史上业绩最差的一年,净亏损15.72亿欧元,毛利率仅为0.8%。
业绩下滑并不全是外因导致,维斯塔斯也饱受内部风机质量因素困扰,问题同样出在2020年,多次风机事故的发生导致公司当年质保支出/营业收入比例从2%左右上升到4.7%,2022年针对V164/V174两个海上机型的不良表现,维斯塔斯对质保支出、存货、研发费用、销售费用等多个科目合计计提1.78亿欧元减值损失,质保支出/营业收入比例攀升至6.3%。
基于以上多种因素,维斯塔斯高层去年公开对外表示,“我们每卖出一台风电机组,就会损失8%。”
海上风电是维斯塔斯近年来的发展重点,但今年一季度,维斯塔斯海上业务罕见的出现零订单现象,新增的3303MW订单全部来自陆上风机,订单最大市场是美洲,第二季度订单表现也不理想。
维斯塔斯急需加大市场开拓力度。
今年7月维斯塔斯称将再招聘至多1000名员工,以便在美国市场需求预期上升之前加强在美国的制造业务。9月,维斯塔斯签署了一项框架协议,将为美国一陆上风电项目提供风电机组,项目总装机容量1GW,具体开发商和项目信息未披露。

今年下半年,维斯塔斯接连取得海上风电大单,如维斯塔斯将为波兰首批海上风电项目之一Baltic Power1140MW海上风电场供应风机并提供运维服务;为德国北海960MW He dreight项目提供64台V236-15MW海上风机等。
面对我国整机商大型化风机竞争,维斯塔斯高管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没兴趣和中国整机商打“兆瓦战”,未来几年,维斯塔斯15MW风电机组都将保持很强的市场竞争力。
2022年,GE可再生能源业务亏损额约22亿美元,美国陆上风电业务交付下降为业绩下滑主因。今年一季度可再生能源部门营收为28.37亿美元,同比下降1%;第二季度可再生能源部门营收为38.49亿美元,同比增长24%,可再生能源订单反弹。
今年3月,GE对外表示将削减陆上风机数量,并指出GE近年来技术产品变得“过于复杂”。及时精简带来亏损的陆上风机机型,避免倒塔保障质量,有助于企业改善经营状况。
GE持续押宝海上风电。今年上半年,GE与西门子歌美飒历时两年的专利战终达和解,将有利于GE开拓美国海上市场,实现扭亏为盈。
另外,GE 于3月宣称其正在生产旗舰机型Haliade-X海上风电机组的17-18MW版本,这是西方风电整机商推出的最大风电机组,也是继中国海装、明阳智能之后全球第三家推出18MW风电机组的整机商。但截至目前,GE尚未公布有关其17-18MW风电机组的更多细节。
目前,GE以 Haliade X 13MW机型为主推在项目上进行应用。据了解,全球最大海上风场Dogger Bank于8月完成了首台风电机组吊装,该风场总装机3.6GW,安装277台GE海上风机,其中包括190台GE Haliade X 13MW和87台14MW风电机组。
GE 13 MW Haliade-X 风电机组也于9月交付Vineyard海上风电场并安装,该风电场是美国首个商业规模的海上风电场,被认为是为阴霾笼罩下的美国海上风电行业发展的积极信号。
风电整机商国际化竞争加剧
国内风机大型化速度快于海外是多重因素影响的结果,包括供应链能力和运输条件约束,以及国内政策的助力和充分的市场竞争。可以看到,国际市场风机价格同比国内要高出不少,风机价格下行和大型化并没有快速蔓延至国外市场。
欧洲风能协会称,欧洲几乎所有的风电场都使用欧洲制造的涡轮机,“整个欧洲有250多家工厂生产涡轮机及其部件。”维斯塔斯风力技术公司、西门子-歌美飒可再生能源公司和通用电气的风电部门主导着当地市场。
但随着我国整机商逐渐走向海外,或将在欧洲市场打开缺口。今年6月,明阳智能与英国奥珀吉集团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重点推进英国的海上风电场建设。
目前,欧盟尚未从中国进口大量成品风机,但中国整机商对海外风电的“威胁”在不断增强。此前,已有消息称因从中国进口的风电产品价格低廉,很可能会威胁欧洲本土风能企业,欧盟正在考虑启动对中国风电产业开展反补贴调查。
当地时间10月24日,欧盟委员会正式推出欧洲风电行动计划,旨在保护本土风电产业竞争力,并采取措施解决审批流程繁琐、劳动力短缺和原材料有限等问题。从最新表述来看,欧盟还未明确会对中国风电采取措施。
通过这一政策能更多的看到欧洲风电的发展困境。<span class="wx_text_underline"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0px 2px; outline: 0px;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 url("data:image/svg+xml,%3Csvg 据路透社数据,欧盟承诺到2030年在北海地区完成120吉瓦装机目标,是目前装机总量的四倍以上,而当前欧盟本土海上风电风机产能仅约为7GW,供需出现明显失调。此前,已有外媒报道,由于材料、设备等成本大幅上涨,欧美有至少十个海上风电项目被取消,涉及投资总额330亿美元。供应链不稳定也导致项目交付延迟,欧美风电制造业务面临很大的成本压力。
而正是在成本与供应链方面,中国风电企业更具优势,上半年包括金风科技、运达股份、明阳智能等企业均已中标海外项目,出口表现不俗。
市场竞争从来都是你进我退,在成本、技术迭代等多种因素作用下,三家国际风电巨头在中国市场的存在感已越发薄弱,必然要守好欧美等核心市场;与此同时,中国整机商出海脚步加快,中外整机商的国际化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3年度 中国户用&工商业光伏优秀品牌奖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