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我国共享储能从试点示范走向产业化

   2024-04-12 科技日报8520
核心提示:业内人士指出,无论采用哪一种商业模式,都离不开稳定的共享储能电站收益来源和可持续的商业运营路径。

江苏首个共享式储能站累计向电网输送电力6000多万度,华南区域最大的雷州集中式共享储能电站一期项目投产送电,云南首个独立共享储能示范项目开建……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建设共享储能的新消息不断传出。共享储能成为热词,这是否意味着共享储能将迎来发展黄金期?

受访专家表示,共享储能具有较大市场潜力和广阔发展前景,但也面临交易模式不完善、运营模式不成熟等挑战,急需做好顶层设计,探索一套成熟、可推广的商业模式。

打破储能站与发电站传统对应关系

“共享储能不是一个技术概念,而是一个商业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大家合伙养一个孩子。”华南理工大学电力学院教授陈皓勇告诉记者,共享储能打破了储能站与发电站“一对一”的传统对应关系,转向“一对N”关系,实际上是一种租赁共享机制。

国内最早提出共享储能模式的是青海省。2018年,青海将共享储能的充放电模式由每日“一充一放”调整为“多充多放”,通过提高储能电站利用率实现经济效益。

202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鼓励探索建设共享储能,储能产业发展新业态自此开启。截至目前,超过15个省(区、市)先后出台了相关政策。

那么,为什么要发展共享储能?

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电力往往“靠天吃饭”,这使得电网面临着巨大的新能源消纳和电力供需平衡压力。尤其是未来大规模、高比例接入新能源电力,将给电力系统稳定带来不小挑战。为解决这些问题,共享储能电站应运而生,它相当于超级巨型“充电宝”,可把绿电能源储蓄起来。

“共享储能电站能以共享的方式为电源侧、电网侧和用户侧各主体提供多种服务,实现多重收益。”陈皓勇举例,如通过共享闲置资源,获取一定的服务费用。这样可对独立分散的电网侧、电源侧、用户侧储能电站资源进行全网资源优化配置,有效提高风电、光伏利用率。

“提出这种模式是为了满足新能源并网所必须的配储要求。” 南方电网云南电网公司三级领军专业技术专家郑欣指出,从与电网的连接结构上看,共享储能属于电网侧储能。在利用方式上,目前共享储能主要通过向新能源场站、电网等用户出售容量和使用权获取收益,替代新能源场站等电源侧储能。

电网稳定、调峰需求带来广阔市场

近日,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发布了《2024年度中国共享储能发展白皮书》。白皮书显示,保守场景下,2024—2028年共享储能新增规模有望达到60.64吉瓦。到2030年,新增共享储能市场占比或将达到新增新型储能规模的85%,累计装机规模将占累计新型储能总规模的65%左右。

“2023年共享储能并网规模扩大,显示出其在新型储能市场中地位和重要性不断上升。”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秘书长刘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储能正从试点示范逐步走向工程化、规模化、系统化和产业化,未来将迎来快速发展的黄金期。”

今年3月,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300兆瓦/600兆瓦时独立共享储能示范项目正式开建,这是云南首个独立共享储能示范项目。项目建成投产后,预计年平均放电量1.8亿兆瓦时,将为500千伏光辉变电站周边400万千瓦新能源项目提供容量租赁服务,实现年产值1.5亿元,可有效解决新能源出力快速波动问题。

“目前共享储能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各地市场、政策环境差异较大。云南的发展目标在于促进新能源消纳,保障电网安全运行。”郑欣说。

共享储能是目前发展最活跃的储能商业模式之一。新能源大规模开发带来的配储需求和电网稳定、调峰需求为其提供了庞大的潜在市场。

目前,我国已有企业投入到共享储能的相关研究中。以南方电网公司为例,自2019年以来,该公司加大储能领域科技创新研发力度,在储能领域科技项目立项112个,研发经费超10亿元。记者从南方电网公司2024年新型电力系统技术研讨会上了解到,其将高质量高标准打造新型储能试点示范项目,加强新型储能创新投入和攻关研发,积极探索、推广共享储能商业模式。

稳定收益来源和可持续商业运营路径至关重要

记者了解到,目前共享储能全国运营商业模式主要有四种:一是通过向新能源电站提供储能容量租赁获取租赁费,二是通过参与辅助服务获得收益,三是通过参与电力现货市场交易实现峰谷价差盈利,四是通过容量补偿获益。

业内人士指出,无论采用哪一种商业模式,都离不开稳定的共享储能电站收益来源和可持续的商业运营路径。

“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共享储能发展的关键在于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和交易模式,让受益主体合理分配储能成本,投资主体获得合理回报。”郑欣认为,这需要新能源电厂、电网和储能投资主体之间加强协调。他以云南共享储能定价方式为例,指出“容量价格+电量收益”的方式在现阶段较为适合云南的具体情况,但在价格制定上则需要多方协调。

此外,他还指出,需要根据电网需求加快调频辅助服务、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尽可能拓宽储能应用场景,通过多渠道获取收益补偿储能成本,实现商业化运营。

在陈皓勇看来,要更好地发展共享储能产业,关键在于做好顶层设计。“像现在我国多地明确新能源搭配储能使用的模式。能否以共享储能的租赁容量来代替它,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文件,做好总体设计,创新体制机制。”陈皓勇说。

“共享储能模式能够节约新能源场站储能系统投资,把强制配储的投资转化为向共享储能采购服务,同时解决新能源场站配储利用率低问题,能够为新能源消纳提供更多灵活调节资源。”郑欣表示,未来共享储能有望成为解决新能源并网问题的主要模式。相对于位置和所有权分散的新能源场站配储,共享储能规模更大,调度简洁,利用灵活,使用率更高,收益获取途径更多,在新能源消纳、电网侧调峰储能和辅助服务方面发展前景广阔。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4全球光伏品牌100强榜单全面开启【申报入口】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