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宁王”也来了!万亿海上风电市场悄然生变|深度

   2023-11-07 华夏能源网10860
核心提示:,短期内,技术路线研发上的话语权仍是传统企业更大

在海上风电开发高景气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入局产业链下游领域。

近日,宁德市自然资源局一则官方消息显示,一家名为福建润时海上风电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润时海风”)的企业中标成为宁德市一海上风电场项目的建设单位。

工商信息显示,润时海风实际上隶属于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时代绿能”),成立于2023年4月,注册资本25亿元。这意味着自今年4月宁德时代悄然杀入海风市场以来,拿下了首个开发项目。

而在此前10月14日,深圳能源集团也刚刚获得汕尾红海湾六50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开发权,这是深圳能源集团首次获得海风项目。

宁德时代是民营企业巨头,深圳能源是地方能源国企。此前中国海上风电开发,基本都是国家能源集团、国家电投等能源央企的天下,如今,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和地方国企“新面孔”入局,海风市场或将悄然生变。

海风市场迎来新势力

宁德时代觊觎海风市场开发已久。旗下时代绿能早在2006年就已成立,其经营范围中包含了“海上风电相关系统研发”等。随后,时代绿能又相继成立了多家子公司,以合作的方式入局风电市场。宁德时代2022年年报中也显示,公司已通过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能在山东济宁、江西宜春、广东肇庆、福建宁德等地陆续开展光伏、风电等绿电开发。

而拿下宁德项目的意义在于,该项目是宁德时代以独立身份、并已经取得实质性巨大进展的海风项目。

此前,海上风电产业链的下游风电场开发、运营环节基本由能源央企主导。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CWEA)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国内海上风电开发企业共37家,其中累计装机容量排名前五的企业分别为三峡集团、华能集团、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和中广核。

然而自2022年至2023年以来,风电领域陆续迎来能源央企之外的“新势力”入场。除了宁德时代,海风市场的新势力名单上还增添了阿里巴巴、格力等巨头公司。

今年8月,一家名为“一米八海洋科技公司”的新公司成立,引发业内关注,其业务经营范围也包括海上风电相关系统研发等。经股权穿透,该公司背后的大老板正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关联阅读:《背后老板是马云!浙江一新公司入局海上风电》);今年上半年,格力集团旗下的珠海格盛,也宣布与三峡新能源阳江风电有限公司、阳西县人民政府战略合作,未来将合作开发“海上风电+海洋牧场”相关产业。

截止发稿,后两者在项目建设方面还未有新的进展。但一众民营巨头跨界而来,“弄潮”海风开发,释放出较为积极的信号。

媒体注意到,除了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入局海上风电开发市场,地方国企也加入其中。CWEA数据显示,2022年,海上风电新增装机排前5家的开发企业中,除了国家电投、中广核、华能集团外,山东能源集团和福建能源集团也跻身其中。

由此可见,地方国企在海风市场开发领域已经获得了长足发展。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珠海格盛与三峡新能源、阳西县人民政府签订协议,将以“海上风电+海洋牧场”的模式实现海域的综合利用。珠海格盛则是珠海市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国有龙头企业格力集团的子公司。

随着地方能源集团与民营企业先后入局,可以预见,海风市场将逐步迎来更多新的竞争变量。

瞄准风电产业链最后的“蓝海”

民营巨头与地方国企此时入局,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中了当前海风开发政策支持力度。

在国家层面,早在2022年,国家能源局就提出,优化近海风电布局,开展深远海风电建设示范,稳妥推动海上风电基地建设,积极推进水风光互补基地建设。同时,各省市也积极推进海上风电行业发展,因地制宜发布了相关政策。如江苏省提出,“将推进近海风电集中连片、规模化开发,打造千万千瓦级海上风电基地,统筹规划远海风电可持续发展”;广东省在十四五规划中提出,“要培育壮大海洋新兴产业,打造海上风电产业集群。”

新势力企业们从海风入局,另一方面也是由于风电开发相对具备“蓝海”属性。相比产能已经饱和的陆上风机市场,海风市场的想象空间将会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能源集团、宁德时代与格力集团,从地址位置上地处广东、福建两省沿海产业带,这一区域在产业结构中海洋相关产业就比较发达,在风电产业布局上拥有天然优势。

以宁德时代为例,《公示》中的“深水A区风电场”项目位于宁德霞浦东侧海域,风电项目场址中心离岸距离约51公里。该风电场所属的宁德市正是宁德时代的总部所在地。

海风开发具有较强的地域属性,一方面源自于“刚需”,即考虑到塔筒、叶片等运输问题,各企业一般均在相应的沿海省份投资建厂;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作为项目审批方,出于对当地能源安全及经济性的考虑,又希望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资源上也倾向于本土企业。

风电整机市场的龙头企业明阳智能,就起步于广东。为了支持其在海风市场的发展,广东省还曾将“全省推进海上风电建设工作现场会”搬到了明阳智能公司。

而在市场端,随着开发成本的逐步下降,海上风电迎来快速增长时期。截至2022年底,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达3051万千瓦,同比增长15.61%;2023年预计的累计装机容量将达3470亿千瓦时。另外,全国数据显示,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占风电累计总装机容量的比例一直呈上升趋势,2022年底占比达到7.8%。业内人士预计,未来海上风电的渗透率将会持续提高。

海风开发:有门槛的竞争

海风市场的诸多利好下,一直都不缺少新的“鲶鱼”加入。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市场竞争已经十分激烈。

目前,大部头的市场份额已经被能源央企“瓜分”。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CWEA)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国内海上风电开发企业共37家,其中,累计装机容量的前五强(三峡集团、华能集团、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和中广核)的海风累计装机容量就占了60%。

可以说,海风开发市场格局相对稳定,新势力加入竞争,无异于从“虎口”中夺食。

在宁德时代这样的新势力入局之前,风电整机商们都加大了一体化发展的战略落地,将业务延伸到产业链下游——即海上风电场开发。

以风电整机的研发和销售为主业的金风科技,其风电场开发业务占比也逐步提到,并且已经在财务上实现了回报。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金风科技风电场开发业务的营收占比已达到17.62%,实现营收33.47亿元,同比增长17.65%,已经成为业绩增长的重要支撑。

所以说,整机商金风科技们也是新势力入局海风开发面临的直接竞争对手,拿到市场份额并不容易。

其次,海风开发的投入与回报周期较长,对于新势力们而言也是另一个现实“门槛”。

鉴于目前的电价水平,我国海上风电距离平价上网仍有一定差距。华能能源研究院某相关专家撰文表示,我国海上风电造价约1.4~1.8万元/千瓦,部分项目甚至高达2万元/千瓦;按照发电3500小时/年、造价1.8万元/千瓦、上网电价0.4元/千瓦时计算,项目IRR为0%;造价降至1.4万元/千瓦,项目的IRR为2.4%。目前,海上风电实行平价上网为时过早。

因此,海风项目的大规模开发阶段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甚至要接受开发前期“不盈利”的现实。

最后一个不可忽略的挑战是,随着国内的海上风电正向“深远海”领域推进,对各个环节的技术开发能力要求更高,针对主流的漂浮式风电技术路线在中国海风领域的局限,中海油这样的龙头企业都在加大投入新的技术路线研发,短期内,技术路线研发上的话语权仍是传统企业更大。

能否通过尽量短的时间建立起良好的投资收益,将是新势力们在海风市场能否走的更远的决定性因素。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3年度 中国户用&工商业光伏优秀品牌奖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