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韩国,中国锂电企业“曲线赴美”中转站?

   2023-10-18 华夏能源网60711
核心提示:电池企业们的出海之旅,仍要面对各国力量博弈带来的多重挑战

近期以来,中国电池厂商与韩国相关企业频繁互动。

笔者获悉,10月,弗迪电池宣布已与LG牵手,双方在韩国首尔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据悉,弗迪电池与LG本次合作主要集中在消费类电池领域,协力打造重磅产品LFP 4680,未来双方还将家庭储能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除弗迪之外,锂电池及电动汽车龙头比亚迪也正在与韩国企业加紧合作。今年8月,比亚迪与韩国KG Mobility(前身为“双龙汽车”),拟共同建设电动汽车电池厂,有消息称“预计2025年1月开始大规模生产”。

韩国是众所周知的全球三大电池强国之一,在全球锂电企业十强排行榜中,韩国三家企业长期上榜。

不过由于韩国的本土电池市场容量有限,本土的电池产是基本满足供应的。那么,如何看待中国电池企业积极赴韩?如果“抢占韩国电池市场”不太符合逻辑,那么醉翁之意何在?

韩国成“曲线赴美”中转站?

弗迪电池与LG的合作消息中提到,已经与合作伙伴LG也就IRA政策发展方向及策略进行了意见交流。所谓的“IRA政策”,即去年8月美国拜登政府通过的 《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

这项法案的颁布,其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削弱中国在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上的竞争力,换取对美国本国产业的保护。

IRA中要求,动力电池中一定比例的关键矿物需要从美国或者与美国签订自贸协定的国家提取或者加工,或者在北美回收再利用(这些关键矿物包括锂、钴、石墨、镍、锰等);动力电池方面则要求在北美生产或装配需要超过一定比例。

此外,中国还被列为“敏感实体”国家。按照法案规定,使用来自“敏感实体”国家电池的新能源汽车将无法获得任何补贴。

而在电动汽车中,电池是成本的大头,也是最关键的部件,因此IRA的出台,对中国电池企业提出了很严峻的挑战。

中国电池企业赴美之难,或是开启电池行业“中韩”联合的一大动因。

除上述法案之外,中国电池厂商赴美发展还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阻挠。今年2月,福特汽车宣布将与宁德时代在美建设电池工厂。按照约定,福特汽车拥有这座新工厂的所有权,宁德时代则提供筹建和运营服务,并就电池专利技术进行许可。

本是打着一个“双赢”的算盘,但该计划很快就遭到了阻挠。美方人士质疑福特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是否有助于降低美国对于中国电池技术的依赖”。而到了9月,又因受美国汽车工人罢工的影响,福特不得不暂停了这个计划。

而另一方面,IRA法案对于未来的清洁能源发展也释放了一定利好。法案中称,美国将投资3690亿美金来应对气候变化及能源替代问题,权威机构对此解读为“该项条款将对美国太阳能、风力、电池产业链及储能市场都有实质刺激性的帮助。”

一边是巨大的市场诱惑,一边是政策的打压,权衡利弊之下,韩国或成中国企业不放弃美国市场的“突破口”。

笔者注意到,早在2012年,韩国就与美国签署了《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也是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已与58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自贸协定(FTA),也是由美国牵头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13个初始成员国之一。

在IRA政策推出后后,韩国产业和企业也跟随美国步伐,颇为受益。

韩国本土媒体报道透露,随着美国IRA的实施,韩国产业获得了美国政府的补贴,作为电池核心材料的正极材料,对美出口大幅增长。这一背景下,国内众多电池企业联手韩企,也可以看作是“曲线救国”策略,以韩国为跳板,进入美国市场。

墨西哥市场的“前车之鉴”不可不重视

在电池领域的中韩联手,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美国IRA政策对电池业务出口的影响,甚至有望拿到美国政府的补贴,是有望为两国实现“双赢”局面的。

韩国虽然是电池大国,但由于受限于资源禀赋,电池所需的续断关键矿物及材料严重不足,并对中国企业有着很高的依赖度。

据韩国国际贸易协会统计,今年上半年,韩国电池核心材料正极材料和负极材料对中国的进口依存度分别达到96%和93%;隔膜和电解质中国比重分别为65%和58%;占正极材料成本60%-70%的前驱体进口额也有97%来自中国。因此,许多韩国企业认为,与中国电池企业合作,双方可形成稳定的供应链。

今年上半年,中韩之间在电池产业上下游均已经展开合作。

3月,格林美(SZ:002340)与韩国电池厂商SK On、ECOPRO签署备忘录,三方将在韩国建设4.3万吨超高镍前驱体产能;7月,容百科技(SH:688005)公告称,韩国政府已同意公司在韩国投资建设年产8万吨三元前驱体及配套硫酸盐生产基地。

来自美国的彭博社曾在今年7月底发布统计显示,此前四个月中,中韩两国?企业密集成立?合资?公司,预计在韩国新建5家电池?工厂,合计投资额达到40亿美元。彭博社还称,“中国企业对韩国的投资将令拜登政府限制中国参与电动汽车供应链的计划效果大打折扣。”

显然,美国方面对于上述可能有损自身利益的一系列行动,已有所注意。业内人士对美国是否会干涉中韩合作表示了担忧。

目前推进合作中的电池企业们,就不得不注意进行一定的风险防范了。韩国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墨西哥”?

笔者注意到,墨西哥,此前也曾是中国电池企业实现“曲线赴美”的重要中转站。墨西哥和韩国一样,不仅是WTO成员,也与美国签署了《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更重要的是,墨西哥属于北美,极具地理优势。

不仅如此,墨西哥比韩国还更具有资源优势。锂是电池的最重要的关键材料之一,而墨西哥也是锂资源大国之一,大约在世界排名第十左右。另外,电池及电动汽车所需要的铜、锰、稀土、石墨等材料在墨西哥也极为丰富。因此当前,墨西哥正在成为电动汽车、储能及电池等新制造业的聚集地之一。

多数出海企业曾试图通过墨西哥,避开全球贸易制裁,然而由于美国方面对“中转站”墨西哥“下手”,对于中国电池企业而言简直是一场噩梦。

早在2022年7月,宁德时代就已宣布在墨西哥建厂,为特斯拉和福特汽车供应电池。其工厂的选址、谈判等均已进入到后期阶段了,但由于受到美国因素的影响,被迫按下暂停键。

同样,在2022年8月,赣锋锂业的全资子公司也通过收购的方式,拥有了墨西哥一处锂矿开采权。但是不久,墨西哥便通过了锂矿资源国有化提案,并于今年8月发出通知,正式取消了赣锋锂业的在该处的锂矿特许权。

在未来,中国电池企业在韩国的遭遇会否重蹈墨西哥的覆辙,目前还未有定论。

但正如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当初所说“美国市场一定会去”那样,中国电池企业开拓美国市场的脚步也不会停止。电池企业们的出海之旅,仍要面对各国力量博弈带来的多重挑战。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1
 
更多>同类资讯
2023年度 中国户用&工商业光伏优秀品牌奖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