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新能源项目“保证金”诈骗频现,涉及电站开发、工程招标等

   2023-09-13 光伏們30380
核心提示:如何做好项目、企业的背调,守好合规性的底线?

自进入“十四五”以来,光伏担纲“双碳”目标的主基调吸引了社会各界资本对光伏行业的青睐,从央企到地方国资再到民营企业,光伏几乎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热门投资领域。尤其是随着项目审批、管理权限进一步下放至地方主管部门后,光伏项目备案规模正呈现急剧增长的态势,但与此同时,各种利用行业信息不对称的乱象层出不穷,如何确认光伏项目的真实性也成为了从业人员急需掌握的“新技能”。

近日,在四川的新能源圈里,多位行业人士热议一家名为四川ZYWC公司的企业,这家企业以四川盐源县、盐边县、木里县3GW光伏基地项目为名义,发起了多个项目的招标。从公开信息查询发现,这家企业还与多家央企、国企以及电力设计院达成了合作协议。

但笔者在询问了多家深耕四川新能源市场的行业人士以及部分央企、四川地方国企负责人之后发现,大部分并没有听过这一项目,“单体这么大的项目,都没听到过,就目前四川的新能源开发的情况来看,一般不会把这么大的项目分配给民营企业”。

这一项目的真实性与启动的眼花缭乱的招标服务,更是让行业人士应接不暇,但笔者通过查询相关信息发现,截至目前,盐源县、盐边县、木里县3GW光伏基地项目并未获得四川省发改部门批复。

扑朔迷离的3GW光伏基地

资料显示,四川ZYWC公司成立于2017年,主要业务覆盖电力工程、新能源投资、设备生产、物资贸易、设计、信息技术和新兴产业。所属企业包括两家工程公司、三家新能源开发公司、两家电力设备供应公司及两家生产企业。

自去年以来,该企业就盐源县、盐边县、木里县3GW光伏基地项目先后发起了近10个光伏基地项目招标,包括3GW光伏基地规划、输电规划、单独项目的升压站以及项目基地的咨询、勘察、设计等。从公开的投标记录可以看到,参与投标的企业不乏国内知名电力设计院以及地方设计院系。但在众多企业参与投标的同时,部分项目则由于中标企业未签署相关合同变为废标。

就这一项目,笔者通过官方电话咨询了四川省发改委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四川省发改系统显示,自2017年以来均未查到相关企业任何项目的备案信息,无论是以企业还是项目名称作为关键字,均检索不到相关信息,“不过,近日已有多个咨询电话查询该企业以及相关项目信息”,该工作人员强调到。

为了进一步论证该项目的真实性,笔者从部分公开信息以及了解四川市场情况的人士处了解到,“四川盐源县、盐边县、木里县3GW光伏基地项目打着雅中直流配套电源的名义,从这条特高压规划开始就一直在运作项目”,雅中直流是一条由四川送往江西的特高压通道,于2019年获得批复,“因为雅中直流直送江西,项目方也与江西某国企进行了沟通。该国企也知道这个项目的存在,跟四川这家公司达成了一个框架协议,但后续项目一直没有进展”。

这意味着,截至目前,该项目并未获得四川主管部门的批复指标,但在近日,有多位熟悉四川新能源行业的人士向笔者反馈,“这家企业以3GW光伏基地项目为由,收取了多家施工、设备企业的保证金、诚意金,去年报价2000万,今年变成了500万,有说法称此前已经收了6000多万。”

为了进一步论证,笔者向一位显示公开中标该项目相关规划的设计院领导咨询,对方明确表示这一项目不靠谱。但也有说法称,一个尚未获得指标的项目,如果招一些服务设计的标,可以理解为项目获取指标提前规划,有接近四川ZYWC的行业人士告诉笔者,“对方回复称,如果项目拿不到指标,收取的保证金会退还”。

然而,一位在四川从事新能源综合服务的行业人士告诉笔者,“最近好多客户来打听这个项目,反馈的情况是,这家企业几乎和西南光伏圈设计、工程、设备类企业都沟通过,以借款、保证金或诚意金的形式要求参与企业垫资。他们面向的对象大部分是一些传统电力企业或跨界的企业,这些新进的光伏企业大多想参与到项目当中,承接EPC或设备供货,双方沟通主要依托有一定资源关系的中间人,但并未达成书面协议,导致后续项目不启动,即便想追回钱款也很难取证。”

“他们在跟企业沟通的时候,甚至还拿出一些项目地场平、开工仪式的照片,实际上项目地非常偏远,大部分人并未去现场核实”,上述人士强调到,“新跨界而来的企业对光伏行业情况了解不到位,很容易被一些有心的公司或者资源方钻漏洞,不过,熟悉行业的企业大多都比较了解情况”,针对这个项目,一位四川当地的龙头设计院相关领导,专门在微信群里提醒行业。

不仅如此,就该公司的项目情况,另一位有过接触的行业人士也指出,四川ZYWC曾表示该基地项目获得了三个银行的资金授信,但其中一银行的相关领导明确表示并未参与项目。

从ZYWC官网了解到,其近几年来参与了多个光伏项目,但只有项目名称与图片,无任何文字介绍,通过百度识图发现,大部分项目图为网图下载。

警惕光伏项目及企业的真实可靠,做好证据留存

以项目为名义收取诚意金或保证金的事其实并非个例,多位行业人士告诉笔者,在云南、广东、新疆等地均遇到过类似形式的项目,后续尽管被光伏企业起诉到了法院,但立案时连关键人员都找不到。

近几年来光伏作为社会资本投资青睐的大热门,吸引到众多跨界企业参与的同时,不法分子也将目光投向了光伏领域,既有针对普通老百姓的户用骗局,但也不乏瞄准光伏企业尤其是跨界企业而“做局”的。

今年6月,国家电投的一则打假声明将甘肃的一个4GW光伏制氢项目及其业主推到了风口浪尖。通过央视记者调查显示,该项目无论是审核还是备案都存在严重违规,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委书记何正军对此认为,“招标公告是企业私自发布,公告中提到的部分数据,也并未和区政府沟通,这不符合常理和程序,如果要发招标公告,肯定得跟政府沟通,前提是必须把前期的环评、规划、土地、设计等手续办好,还要有可研性报告。根据事后研判分析,这家企业可能想通过招标集资,随后撤销项目,具有极大欺骗性。”

此外,该项目的投资业主还发布了“一举拿下新疆阿图什100万亩40GW的大型光伏能源基地项目”的相关信息,日前该消息已被删除。

除了大型地面项目之外,随着行业对于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投资积极性的提高,类似行为也发生在多个分布式光伏项目招标中。

笔者了解到,此前在某华北省份,某资源方以一大型屋顶项目为由进行投资商优选招标,每家缴纳300万元保证金,据了解有将近十家的企业缴纳了保证金参与招标,其中不乏国有企业的身影,共计收取了超过2000万元的保证金。之后投标企业却发现该资源方并没有跟屋顶业主达成合作,“屋顶业主从来没同意建设分布式光伏电站,之后投资商报案,一个人被抓,还有一个人逃往国外”。

事实上,以央企、国有企业名义开发光伏项目并以此“做局”的现象近两年来有频发趋势。自去年以来,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大唐、华能等央企几乎均在打假。2021年以来,国务院国资委先后公布三批假冒中央企业名单,今年7月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0多家中央企业集团发布声明,公布上百家假冒中央企业名称、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等信息,揭露违规使用央企名称标识、冒用央企干部职工身份、开发运营虚假APP等行骗方式。

在做好项目真实可靠性辨别的同时,光伏企业更要做好相关证据的固定与留存。有新能源法律从业人员指出,“光伏项目从开发、立项、设备采购、建设以及收益方面涉及众多环节企业,从保障自身合法权益而言,光伏企业在做好项目以及企业背调的同时,还要通过发函、录音、签订补充协议等方式固定证据,以避免举证困难。”

可以看到的是,在能源变革的时代背景下,光伏既是资本投资的“高地”但也成为了一些不法行为的“温床”,如何做好项目、企业的背调,守好合规性的底线,对每一个光伏企业而言都是当前开发投资的新功课。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3海上光伏大会 中国国际储能安全与创新大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