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海润摘牌与英利复苏

   日期:2021-10-18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孙凌伟    浏览:10289    评论:0    
 海润与英利,两个都曾遭遇过困境的老牌光伏企业,走上了不同的命运岔路口。

命运岔路口

9月7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平台发布公告,对海润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海润;证券代码:400074)作出终止其股票转让的决定。2021年9月8日起,终止海润股票在全国股转公司管理的两网和退市公司板块转让。

一纸公告,宣告了一家17年老品牌光伏企业的消失,也让海润的光伏征战史,永远地停留在了2021年9月7日。

海润死亡了,没能最终走出困境;与其相比,同样有过高光时刻、同样遭遇过困境的另一家老牌光伏企业英利能源(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利”),不但幸运地重组重生,而且正在慢慢复苏。

2021年9月6日,2021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在石家庄正定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开幕,作为保定市数字经济骨干企业代表的英利携旗下保定嘉盛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顺通物流总公司盛装亮相,重点展示了数字化智能制造、光伏建筑一体化的全场景应用及前沿绿建产品。

重点展示分布式产品的同时,2021年9月1日上午,英利5GW天津高效组件智能制造第一期项目也正式投产。该项目产品设计包含PERC单玻、双玻、分布式全黑组件等市场主流产品,功率覆盖400瓦~660瓦,组件效率超过21%,处于行业领先水平。

时间再往前追溯两个月,关于英利的好消息,还有不少。

2021年8月25日,全国低碳日,采用英利嘉盛生产的光伏绿色建材产品的山东淄博四宝山双创公园城发展服务中心、山西太原新源智慧建设运行总部A座光伏建筑一体化直流微网项目完成主体安装,成为当地综合智慧能源“碳中和”示范项目。

2021年8月30日,英利旗下广西英利源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成功中标天津国家会展中心(二期)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该项目总装机量7.65兆瓦,全部建成后预计年发电量约842万度,减排二氧化碳7662.2吨。

2021年7月30日,英利与三峡能源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进一步加强双方在清洁能源、“光伏+”等领域内的沟通交流,形成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战略合作关系,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2021年7月19日,中国能建公布2021-2022年光伏组件集中采购中标结果公示,英利成功成为中标候选人之一。

……

重组后的英利,正在用一系列行动践行着重回一线的努力。

在一样的光伏大环境下,遭遇过相似的困境,不同性格的领导人执掌的企业,却走出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海润沉浮录

2004年,随着欧洲各国补贴政策的出台,国内光伏产业迎来第一波发展高潮。此前一直在股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任向东看到了机会,与其父亲任中秋,在当年4月一起成立了海润光伏的前身——江阴市海润科技有限公司。

对于任氏家族,数年前中国证券网有句话耐人寻味:“背景可不简单,属于‘实业发家、A股致富’。”在一篇《越线举牌领罚单,任氏家族抱团炒股踪迹曝光》报道中,也有提及任氏家族任向敏、任向东、任巍峰“抱团”炒股买入“万安科技”,后被监管部门警告、罚款的报道。

海润成立四年后,产业链从切片机生产扩展到硅棒生产再扩展到硅片生产,业绩一路突飞猛进。不过其真正的高光时刻,却发生在杨怀进到来之后。

杨怀进,江苏省扬中市人,先后考入上海财经大学,澳大利亚MACQUARIE大学,师从有“太阳能之父”之称的马丁•格林教授。从澳大利亚回国后,杨怀进的最传奇之处,是先后帮助无锡尚德、中电光伏、晶澳太阳能成功上市,却在三家企业登录资本市场之后选择抽身而退。

2010年,可能是看中了杨怀进的传奇经历,海润光伏邀请其加入高管团队。而杨怀进也不负众望,仅用一年多时间,不但让海润光伏完成了硅棒、硅片、电池、组件、电站的全产业链布局,而且还在光伏全产业链遭遇寒冬之际,带领企业借壳上市,并在2013年让海润的硅片产能达到533MW、电池片产能达到1590MW,电池组件产能达到1080MW,成为光伏A股企业中最大的垂直一体化制造企业。

福兮祸之所伏,老祖宗的话还是很有哲理的。快速扩张让2013年成为了海润的高光时刻,但在产能和电站端,特别是电站端的快速扩张,也让2013年成为了海润的分水岭。而这样的危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埋下伏笔。

2011年开始,在欧美“双反”的压力下,上游多晶硅片、组件等产能过剩问题开始显现,受大环境的影响,海润的上游业务也步入颓势,业绩直线下滑。为了应对上游的产能危机,海润决定通过EPC、BT和自持三种形式,大力发展光伏电站业务。

收购电站需要大量资金,随着海润大举布局下游电站,债务也随之快速增长。财报数据显示,2011—2013年,海润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11%、75.28%和80.46%。

上游电池、组件业务业绩下滑,下游电站收购让债务快速增加,两厢夹击之下,海润的利润开始出现连续下滑:2013年亏损了2.02亿元;2014年更是亏损了惊人的9.33亿元。

2014年的亏润数额如此之大,还与海润的逆势扩张策略有关。在这一年,海润曾一口气签下总价达到327亿元的大单,计划分别在土耳其、河北省赤城县、黑龙江省绥化地区投资建设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装机容量规模为3.1GW。

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反而不停借钱在电站领域跑马圈地,海润当时的选择,在业内人士看来也是被逼无奈,“上游制造业产能过剩严重,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固守原来那一摊不赚钱的业务,只能等死,做下游电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连续两年的亏损,让海润变数丛生。2014年10月14日,创始人任向东以工作原因为由,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接手董事长职位的杨怀进,随后也陷入了非法减持套现风波。

2014年11月底,面对发展困局,杨怀进与一众高管就当年业绩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及沟通,最终达成共识:在公司2014年度无法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在财务允许范围内多确认亏损,尽量把能确认的损失和减值放在当年,为公司以后发展夯实基础。

同时,杨怀进还就公司2014年度业绩预亏的信息与两大股东——江阴市九润管业有限公司和江苏紫金电子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了沟通,两大股东则利用这一内幕消息减持套利。

此外,以杨怀进为首的董事会还炮制出一份与海润光伏基本面不符的高送转方案。2015年1月22日,该公司正式公告发布《2014年度利润分配预案预披露公告》,决定“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

该方案带给投资者的是公司的“虚假繁荣”。方案公布后,海润光伏股价不出意料地飙涨,而包括杨怀进在内的股东则利用这一内幕消息早已套现离场。数据显示,2015年1月27、28两日之内,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杨怀进迅速减持了1.74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16%,累计套现金额接近5亿元,前三大股东共套现近26亿元。

仅仅一天后,海润光伏就发布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4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亿元左右”,并可能因连续亏损两年披星戴帽。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大量中小股份被高位套牢,套牢资金高达约50亿元,损失惨重。

海润的内幕交易,挑战了监管层的底线。杨怀进被行政处罚60万元,5年内进入市场,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第二大股东九润管业内幕交易违法所得的6194.07万元被全部没收,并处以6,194.07万元罚款;对九润管业负责人任向东,给予警告,10年市场禁入,并处以总计90万元罚款。

处罚出台后,2015年12月底,杨怀进先后辞去海润光伏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职务。

杨怀进退出了,不过在正式离开之前,他又给海润找来了新的“接盘侠”。这个接盘侠,就是孟广宝。

孟广宝被称为“辽宁隐形富豪”,具体财产数额,也像他的名号一样,很隐形。接手后的孟广宝,发布了多份与“主业”无关的公告,包括拟收购源源水务(中国)有限公司股权、与环能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拟收购营口正源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等。

鉴于新晋投资人的“不务正业”,以及2016年内控失效的结果,在2017年7月12日第六届董事会第五十次(临时)会议上,孟广宝最终被解除董事长、总裁和董事职务。老资历的海润元老、已经75岁的李延人,再度担任起了过渡董事长。

人事重新调整之后的海润,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的稳定。2018年6月13日晚间,*ST海润发布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六十三次(临时)会议决议公告,邵爱军、周佳雷等7位副总裁被免职。而在上述公告发布一周之前,董事长李延人、首席技术官李红波、监事会主要成员也相继辞职。

人事混乱之际,2018年8月中旬,孟广宝又“卷土重来”,重新入主海润光伏。不过,孟广宝的重新到来,仍像第一次一样,没能挽救岌岌可危的海润。2019年5月17日晚间,*ST海润发布公告,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并于5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海润退市一年半以后的2020年10月26日,杨怀进被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人民币。杨怀进没有上诉。

2021年9月7日,海润在A股被摘牌。

海润死了,死于天时,死于决策,更死于人祸。这样的结局意外吗?回顾企业发展史会发现,一个从创立之初就存在诸多投机因素,发展过程中又充满了内斗,企业领导层没能好好把蛋糕做大,就先想着分蛋糕的企业,似乎注定了很难善终。

英利沉浮录

陷入困境的海润不得善终,几乎与海润在同一时期陷入困境的英利,却幸运地走了出来,而这,离不开英利创始人苗连生的鞠躬尽瘁和他创造的团结奋进的企业文化。

1993年,看好新能源发展前景,此前在化妆品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苗连生,从日本引进一条太阳能霓虹灯生产线,正式涉足太阳能行业。

1996年,为了拿下一个有专项拨款的西部大开发的太阳能项目,苗连生只能重组原来的化妆品公司,向保定高新区管委会下的一个投资公司——天威保变出让60%的股份。两年后,保定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英利新能源”)成立。

2002年2月,在天威集团旗下的天威保变、英利集团、北京中新立业科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注资下,英利新能源一期电池项目顺利完工,产能3兆瓦。

2004年10月,为了启动英利新能源电池二期工程,苗连生不得不忍痛向天威保变出售其所持2%股权,天威保变持股增至51%,苗连生由此丧失了对英利新能源在法律意义上的绝对控制权。

2006年8月8日,商务部 国资委等六部门联合颁布《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对企业赴海外上市加强监管。为了赶在规定生效前完成公司重组,英利集团与保变天威达成协议,英利集团单方增资2500万元,重新夺回控股权。增资当天,苗连生就在开曼群岛成立了未来的海外上市主体——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英利绿色能源)。英利绿色能源经过两轮私募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2007年6月8日上午9时30分坎坷上市。51岁的苗连生,以140亿元的身家,荣登当年的“胡润百富榜”河北首富。

2009年,英利产能60兆瓦,跃居全国第一位,全球第四位。

2010年6月11日,第19届世界杯足球赛在南非开赛。在场边的LED显示屏中,第一次出现了“中国·英利”的广告牌。这也是自1930年创办世界杯以来,赞助商中第一次出现中国企业的名字,而且是全球第一家可再生能源企业的名字。此后多年,不少英利的新员工中有相当比例因看到这个广告而加入英利。

赞助世界杯让英利赢得了足够响亮的知名度。2012年、2013年,英利连续两年稳坐全球第一出货量,但净利润连续分别亏损30.6亿元和19.4亿元。其中原因,与海润类似,既有欧美“双反”下上游电池、组件产能过剩的原因,也和大规模投资下游电站有关。

亏损原因类似,但在公司陷入困境后,军人出身、经历过越南战争洗礼的苗连生并没有采取很多公司通用的,用裁员来缓解压力的办法,而是选择了和员工一起扛。那段日子里,为了鼓舞士气、增强凝聚力,他带头出操,和员工一起节衣缩食,带着两口大锅走遍英利位于云南、广东、广西、山西等几大生产基地,现场给员工炖鱼、炖肉;英利的各大厂区里,“决战”、“急行军”、“千方百计”等各种带着军事风格的标语更是随处可见。

带头拼杀将近两年,英利的债务有所缓解后,在2015年5月25日上午召开的英利全员大会上,苗连生又当众道歉,毫不讳言地通报了公司面临的困境:“公司目前的情况,首先我本人负有最大的责任,造成今天高负债的局面,没有任何人的责任,这是老苗的战略失误,所以老苗一定得带领大家冲出去,一定带领大家还要站在全球光伏行业的首位,这才是英利人的决心!”会议当天,苗连生决定将自己的全部资产抵押,与公司共度难关。

投之于桃,报之于李。苗连生的留守,换来了员工的认可。一位英利离职员工说,“说实话,公司从管理层到普通员工,没有一个说领导不好的。”虽然他离开了英利,但要是碰到说苗连生坏话的同行,他都会去跟对方辩驳一番。

没能带领员工打赢攻坚战,2016年7月,苗连生辞任英利集团董事长,将接力棒交给了他的几位“高管徒弟”——王向东、王亦逾、熊景峰、郑小强。

这四人当中,王向东年龄最大,自2001年之后就一直跟着苗连生;而熊景峰和郑小强则是苗连生一手带起来的徒弟,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英利;王亦逾曾在普华永道工作,后来被苗连生高薪挖来筹备英利上市。几位徒弟的留守,成为英利扭转命运的关键。

在苗连生的坚持下,在新团队的共同努力下,英利的经营情况得到了明显改善,2016—2018年,组件销量累计近7吉瓦,累计实现产值212亿元,累计上缴税金5.7亿元,出口创汇7.58亿美元。

尽管如此,因不满足纽交所有关持续上市的标准,2018年6月28日,英利绿色能源还是被摘牌。

2020年6月5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苏州福斯特材料有限公司对英利能源的重整申请;2020年11月20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英利重组进入执行阶段。

重组而非清算,对于英利来说,是幸运的。

世纪新能源网了解到,重整和清算是两种不同的法律概念,前者是专门针对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原因但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各方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在法院的主持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进行业务上的重组和债务调整,以帮助债务人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法律制度 。

清算则是由管理人接管企业,对破产财产进行清算、评估和处理、分配。清算是以企业主体资格灭失和终止生产经营为前提。

重组完成后,英利承诺,新英利将继续保有并运营原制造实体的技术研发、生产能力、供应链、品牌、销售渠道等资产,并履行对客户的订单与质保条款。未来,新英利将依托五大国家级科研平台,大力发展具有市场竞争力和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保证N型TOPCon、HJT等技术先进性并保持全球领先水平,在保定投资新建5吉瓦高效电池产能及2吉瓦高效组件产能。同时,充分利用天津港口出口及物流优势,计划在天津建设3吉瓦高效组件产能,并通过合资等形式扩大产能。随着稳步经营与市场占有率逐步上升,新英利将重新回归行业第一梯队。

2021年4月21日,重组后的英利召开第一次股东会议,正式踏上新征程,开始一步步践行承诺。

商场竞争,异常残酷,一场不慎,满盘皆输,两个曾同样陷入经营困境的老牌知名企业,如何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新闻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2021007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