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汉能私有化始末:李河君的新资本局

   日期:2019-05-29     来源:角马能源    浏览:4506    评论:0    
尽管会议投票结果将直接关乎汉能私有化的成败,但该公司创始人李河君并未出席五天前在汉能总部举行的两场重量级会议——法院会议和股东特别大会。

这是汉能私有化进程中必须迈过的两道坎。倘若投票结果未达预期,这个筹划多时的资本局或将面临难产。

在焦急地等待了213天后,这位饱受争议的“薄膜之王”终于在5月18日这天迎来了胜利。

怀揣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汉能薄膜(00566.HK)的大多数独立股东在电脑前按下了赞同键。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独立股东则在汉能总部现场投下了赞成票。

这是一场结果注定的投票。在等待了四年之久后,汉能抛出的这项私有化方案,成为这些股东们的现实选择。

事实上,在经历四年前的“5·20”恶意做空事件后,李河君或许有更好的选择。他可以效仿尚德创始人施正荣,在公司陷入危局时套现离场;他也可以放弃汉能薄膜,另起炉灶。

但在各界的口诛笔伐中,这位薄膜光伏大佬的触底反弹能力令人惊奇。尽管汉能的私有化方案仍然受到质疑,但它折射出性格复杂的方案操盘者的另一面。

如今,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历练”后,李河君携着私有化这个新的资本局重回舞台。

关键一役

5月18日上午,位于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区东侧的一个入口戒备森严,五个身着制服的安保,以及挂着工牌的汉能员工严阵以待。

从早上8点多开始,数百位身份特殊的客人陆续来此,他们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来到汉能总部A栋大楼前。

两个事先搭建好的白色帐篷分成两个通道:港股通和非港股通。他们的身份信息将再次被验证,然后踩着红地毯,被笑脸相迎的工作人员迎入大楼内。

这些来到现场的特殊客人均为汉能薄膜的独立股东,他们是来参加当天上午10:00举行的法院会议,以及随后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股东的投票,将关乎汉能私有化的成败。

当天的阴雨天气和汉能员工整装肃穆的神情让这两场即将召开的大会的氛围变得严肃。不过,现场真实的情形又比想象中更加风平浪静。

尽管大会现场的情形外界不得而知,但这是一场几乎可以预见到结果的投票——这些远道而来的股东,没有理由冒着手中股票变得一文不值的风险,投下反对票。

5月19日晚间,汉能薄膜公布的投票结果证实了这个猜测。在“法院会议”和“股东特别大会”上投下赞成票数的比例分别高达95.1%和97.25%。

汉能提出私有化最早是在2018年10月23日。当时,汉能在其官网上公布了其私有化决议,决定对持有汉能薄膜发电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

在公告中,汉能解释称,汉能薄膜此前“停牌已经超过三年,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决定进行私有化。

在此之前,李河君依然抱着复牌的期望。

但复牌大计被监管层的一纸新政浇灭。按照这项新政,汉能薄膜必须在7月31日前成功复牌,否则香港资本市场最新引入的定时除牌机制将让股东手中的股票变成废纸。

对汉能而言,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道路:一条是与时间赛跑,努力完成复牌;另一条是,开辟一条新的赛道,回A。

在经过审慎的权衡后,李河君选择了后者。汉能提供的私有化解决方案,也因此成为这些股东在四年等待中唯一的解套机会。

在公布私有化意向后,李河君曾在一次专访中称,汉能选择在此时进行私有化回A,“机会特别好”,“正当其时”。

2月26日,这项颇具开创性的私有化方案获得香港证监会批准。

汉能薄膜的大股东为汉能移动能源。而此次承载私有化重任的是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特殊目的公司(SPV)。

根据百慕大公司法第99条提议的“计划安排”,汉能移动能源作为要约人提出的私有化方案,必须获得独立股东通过。

上述计划安排指的是每股汉能薄膜独立股东的股份将被兑换为一股SPV股份。

最终目标是为汉能薄膜的业务纳入在内地上市的公司铺路。将来该公司纳入在A股上市的企业后,独立股东将通过SPV股份持有中国A股上市公司股份。

接下来,百慕大法院将于6月4日就有关计划进行法院聆讯,结果将会在6月5日公布。汉能薄膜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预计于6月11日撤销。

新资本局

汉能薄膜股东期待的解套日还需等待。

根据汉能公布的工作安排计划,作为要约人,汉能移动能源已聘请中国顾问就A股市场上市展开尽职审查,有关上市重组步骤预计将于计划完成后六个月内完成。

随后,该公司将聘请专业人员,包括券商保荐人、法律团队、财务团队及其他人员,按中国上市法规进行回归A股上市工作。

李河君当下面临的局势源于四年前那起著名的被做空事件。

2015年5月20日,汉能的香港上市公司薄膜发电的股价在半小时内从7港元跌到3.91港元,跌幅高达47%。

从此,这家当时如日中天的薄膜光伏公司前后被四次做空。这次暴跌让汉能薄膜的市值蒸发1440亿港元,李河君的身价也因此蒸发上千亿。

福布斯曾披露两支做空汉能的美国对冲基金,分别是辩证资本(Dialectic Capital)和伍德资本(Lakewood Capital),它们的理由是汉能薄膜的财务和商业模式问题。

这次做空事件让李河君大伤元气。在口诛笔伐中,汉能也收到过无数死刑判决书。

多年后,李河君回忆称,汉能薄膜停牌当天晚上,他还去了河北演讲,题目是“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此后数年,李河君将自己藏在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园区内。在为数不多的场合,他曾公开反思汉能此前“步子迈得太大”、“大企业病严重”。

他甚至感谢做空者,让汉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不过,这位自信十足的造梦者依然相信,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汉能的前途依旧光明。

如今,转战移动能源的汉能面临的是一片新的蓝海。

根据全球知名咨询机构埃森哲做出的全球市场预测报告统计,到2020年,全球薄膜太阳能可开发市场规模为114万亿元,中国市场将超过20万亿元。

第三方调研机构CMRC中研世纪预估称,到2022年,全球范围内,发电屋顶、发电幕墙、整车发电车顶的可开发市场容量,高达4217.5吉瓦,市场总额44.54万亿元,其中薄膜部分市场容量分别为398.12吉瓦和4.05万亿元。

中国市场方面,这三个市场的可开发市场容量为1100.18吉瓦,市场总额11.88万亿元,其中薄膜部分市场容量分别为112.2吉瓦和1.19万亿元。

这些来自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或许足以支撑李河君重新崛起的野心。在这个万亿级市场中,坐拥数项核心技术的汉能似乎鲜有强大的竞争对手。

汉能最新靓丽的财报数据也印证了移动能源的巨大魔力。

2018年,汉能实现收入212.5亿港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达到51.93亿港元,同比增幅18.9倍。

在接受《财约你》采访时,李河君说:“我觉得汉能就是这样的(指数型组织),一个企业什么时候有爆发性增长,我觉得不是30%到50%的增长,要三倍到五倍的增长,才是爆发式增长。”

他对汉能的爆发式增长的重新定义,源自于一本名叫《指数型组织》的书。

该书作者为奇点大学创始执行理事萨利姆·伊斯梅尔。他在书中归纳了指数型组织的11个强大属性,并提出了建立指数型组织的12个关键步骤。

通过自己创建的一套“指数商”测试题,伊斯梅尔还测量出了指数型组织世界100强。在这份名单中,有小米、海尔、阿里巴巴,以及Uber、Airbnb等公司。

在李河君眼中,汉能要想成为能够比肩阿里的指数型组织,或许还差回A这一步。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