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的能源梦

   日期:2018-01-09     来源:能源评论    浏览:1268    评论:0    
核心提示:比尔˙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与他在行波堆技术方面与中国结成亲密盟友分不开。清洁能源之于资本是一门生意,之于地球却是一份
比尔˙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与他在行波堆技术方面与中国结成亲密“盟友”分不开。清洁能源之于资本是一门生意,之于地球却是一份千秋事业。比尔˙盖茨将其后半生加注在这份极大的不确定性上,让人肃然起敬。

“首富”、“微软”、“慈善”,这是人们提到比尔˙盖茨时脑海里普遍冒出的关键词。2017年11月过后,62岁的他又多了一个新标签——中国工程院院士。在此次中国工程院新增的18名外籍院士中,工作单位以泰拉能源入选的比尔˙盖茨是唯一一位非高等院校工作人员。这不禁让人好奇:数度登顶财富金字塔顶端的比尔˙盖茨,是否够格入选?

早在1996年,比尔˙盖茨就已经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其在现代个人计算机领域的斐然成就毋庸置疑。而此次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对他专注能源事业发展十余年努力的肯定,及在能源方面深度探索的期冀。这一点,泰拉能源赫然列在众高校之间即可明示一二。

最想拥有的超能力

2016年,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被高中生问到一个问题:你最想拥有什么样的超能力?比尔˙盖茨写的是“更多能源”,妻子梅琳达则想要“更多时间”。这两大超能力对于超人和闪电侠的粉丝来说也许显得无聊,但却是夫妻二人应付繁忙生活中种种事物最需要的。

此前,比尔˙盖茨曾表示自己有三个理想:一是让每个人都有一台电脑,都用上Windows系统;二是消灭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让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医疗机会;三是让穷人用上清洁经济的电,让穷人摆脱贫困。第一个理想可以说基本实现了,第二个理想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则一直致力于此,而第三个理想则是他投资泰拉能源的初衷,也是他想实现的足以赋能的“更多能源”这一超能力。

在数次演讲、采访、杂志专栏等传播媒介中,比尔˙盖茨都积极表达自己在能源储存、清洁能源等方面的想法和态度。当然,作为一名当年敢于从哈佛辍学的行动派,比尔˙盖茨早已展开了自己的能源事业。

2006年某日,美国知识产权投资公司——高智发明的多个领域的专家聚在一起,探讨了能源问题的解决方案,提出了开发新型原子能发电系统的问题。当时的会议室里,就有比尔˙盖茨的身影。同年,高智发明成立了泰拉能源,致力于第四代核电技术——行波堆的研发。比尔˙盖茨作为主要出资者之一,同时担任泰拉能源的董事长。

什么是行波堆?简单来说,天然铀作为核反应堆的主要燃料,只有约0.7%的同位素铀235能被直接利用,剩下的大量的铀238被作为废料处理,泰拉能源正在研究的行波堆技术就是将剩下的99%的铀238作为核反应的主要原料来进行应用。用比尔˙盖茨在2010年TED大会演讲中的话来说,行波堆技术是把废弃的核材料变为燃料。一旦这种技术能实现,从经济性、可持续性、安全性、核不扩散以及减少废弃物等方面来看,都是一次影响后代上千年的理想能源技术革命。

“如果只能降低一样东西的价格以减少贫困,那肯定首选是能源”,在比尔˙盖茨看来,降低能源价格、提升环境,才是让世界上二十亿穷人真正走出贫困的最佳决策。同时,废弃核燃料的日益增多,也构成了一定的安全隐患。正是基于此,比尔˙盖茨积极研发第四代核能技术,成为了核能领域的先锋。

当然,比尔˙盖茨在能源方面的投资与关注不仅仅限于泰拉能源。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他已经投资约45家能源类公司,其中有15家是直接投资,另外30家是通过风险投资基金间接投资。比如专注于研究钠电池的AquionEnergy、发明压缩空气储能技术的LightSailEnergy、研发新型业态金属电池的Ambri。其投资主要集中在储能、核循环技术、高空风能这三个他比较看好的领域。尽管出身非能源专业,但与世界顶尖科研人才的“亲密”接触,让比尔˙盖茨确信离安全而经济的“更多能源”越来越近。

“能源奇迹”的开始

TED2010大会上,比尔˙盖茨提到了一个词——能源奇迹。在他看来,这种奇迹并非凭空出现的意想不到的礼物,而是通过技术研发和人类创新所带来的科技突破,像个人电脑、互联网等的出现一样。然而能源奇迹的创造并不轻松,比之微软的出现更要难上数倍。

这种难,体现在两个维度——资金和时间。从资金层面上来看,美国能源业目前仅仅只有0.23%的收入用于研发投入,而制药和IT行业的比例分别是20%和15%。比尔˙盖茨认为投资的严重不足造成了能源领域在发明创新和影响力上的巨大差距,尤其是供给方和需求方政策的不平衡,更是制约了能源事业的正向发展。以需求方来说,富裕国家已经投资了数千亿,而在供给方,除了中国以外,过去15年来富裕国家几乎没有对能源研发预算有持续增长。以美国来说,2010年时在能源研发领域的投资大概是50亿美元,仅仅是国防相关投资的10%,7年过去了,这个情况并没有多大改善。比尔˙盖茨曾多次呼吁政府应该像当年支持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计划一样去支持清洁能源的研发。

从时间层面来看,投资能源事业是一个需要耐心、慢周期的过程。以泰拉能源目前所做的项目来说,建设一个将废弃核材料变为燃料、同时成本低廉的核电站,需要20年来做技术研发,然后再需要20年来执行。也就是说,建出一个理想核电站,除了需要筹措几十亿的美金,还需要长达40年的时间。而最终这一技术能否实现商业化运营,并不确定。对于投资者来说,风险极大。

就能源领域近些年超过250亿美元的投资来看,大部分都打了水漂。大富翁比尔˙盖茨在能源领域的投资,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两度投资的清洁能源公司AquionEnergy在2017年3月8日宣布破产,在9年的发展中烧光了从比尔˙盖茨等人手中融到的近2亿美元。讽刺的是,在破产前夕,这家在2016年高居《MIT科技评论》杂志评选的“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榜单第五位的公司,还收到了清洁能源集团(CleantechGroup)颁发的北美年度公司大奖。正因能源事业的举步维艰,比尔˙盖茨认识到并非一个人、一个公司或者是一个国家,就能创造出“能源奇迹”,它需要全球性的努力。

2015年11月30日,巴黎气候峰会揭幕当天,由比尔˙盖茨发起,来自全球的科技、互联网公司、工业集团和投资集团的商业领袖以及加州大学在巴黎共同成立了能源突破联盟(以下简称“联盟”)。联盟的27名成员,各个都是履历亮眼的商界领袖,比如金融大鳄索罗斯、社交大亨扎克伯格、亚马逊火箭男贝索斯、非洲首富AlikoDangote以及来自中国的马云、潘石屹等。

由超豪华阵容组成的这个全球性私人投资者联盟,旨在为全人类提供价格合理、可靠、接近零碳排放的能源,并于2016年成立了一支初始规模为10亿美元的突破能源基金,用于投资初创及成长期企业。这支基金的投资年限为20年,将提供长远和高风险承受力的投资,以推动大规模的能源转型。就具体的投资原则上来说,联盟将坚持早期投资、广泛投资、大胆投资、智慧投资、共同投资五大原则,将政府、个人、机构等联合起来,改变当前能源格局。

在盖茨看来,获得可持续的零碳排放能源这项工作必须马上开始。实际上,从他将全球最富有、最具影响力的27位商界领袖联合在一起时,这个需耗资巨大、耗费数年的“能源奇迹”已开始初露苗头。

与中国能源事业结缘

在能源领域,毫无疑问,比尔˙盖茨倾注了大量的财力和精力。但仅仅如此,并不足以让他拿下“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一头衔。据《中国工程院章程》规定,具有很高的工程科学技术水平和在国际上享有良好声誉,对中国工程科学技术事业发展做出贡献或在促进中国工程科学技术界国际交往方面有重要作用的外国籍专家、学者,可被提名并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此次比尔˙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与他在行波堆技术方面与中国结成亲密“盟友”分不开。

为了行波堆技术的研发,盖茨与世界多个国家都有过接触,比如美国、印度、日本、法国等拥有先进核技术的国家。而与中国政府和企业在行波堆技术领域的交流则始于2009年9月,当时,他专程来到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了解中国实验快堆的情况,并与中核集团进行了技术交流。此后,他又多次造访中国,几乎每次都是奔着核电来的。从以下列出的几次事件中,便可见他对中国核电发展的关注:

2011年6月,访问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了解中国第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首批AP1000核电机组建设以及正在研发设计中的大型先进压水堆重大专项CAP1400核电站等情况;

2014年6月,在北京会见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李干杰,双方就核安全和未来核电技术发展方向交换了意见。盖茨高度赞赏中国的核安全监管成就,并表示希望与中国国家核安全局有更深一步的合作与交流;

2015年2月,再度访问中国国家能源局,与新任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会面,双方就行波堆领域的合作交换了意见。

与中国频繁的技术交流,让比尔˙盖茨亲见了中国在核电方面的投入和发展,也为泰拉能源和中国之间的合作搭上了一座桥。在2015年9月22日西雅图中美省州经贸合作研讨会上,泰拉能源与中核集团签署了行波堆合作文件。这一文件的签署是泰拉能源和中核集团在中美两国政府的指导和支持下,开展行波堆合作交流的里程碑事件。

经过两年的商谈,双方之间的合作有了最新进展。2017年9月,中国核电发布公告称拟在天津和河北沧州设立合资公司,分别运作四代核电技术研发和示范项目落地。其中,天津设立的合资公司将与泰拉能源联合投资开发行波堆技术,推动行波堆系列产品落地及未来推广应用,促进第四代核电技术商业化。

对于为何选中中国作为全球首座行波堆示范电厂的落脚地,比尔˙盖茨表示,如今世界上近一半的在建核电站都在中国,中国在工程技术方面的能力非常强大。从研发投入上来看,仅仅8年时间,中国的研发投入就增长了一倍,这个增长速度居全球首位。而在商用反应堆方面,中国于2015年就推出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在高温气冷堆和快堆方面的研究,中国已经走在了国际前列。此外,与美国对新型反应堆开发并不友好的态度相比,中国从“十三五”开始,已逐步有控制、有条件地放开核电产业,以更开放的态度向以中广核和中核集团为主的多元化格局发展。以上种种让比尔˙盖茨看到了双方之间合作的巨大潜能。

一旦第四代核电技术研发出来并成功商业化,严峻的能源问题将不再是问题。世界上二十亿的穷人,也将如比尔˙盖茨期冀的,用上更便宜、更安全的电,土地减少污染、庄稼茁壮成长,从能源问题上切实减少贫困。但这不是一朝一夕、一人一国的事,比尔˙盖茨积极迈出国门,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可以说是全球性力量荟聚的标志性事件。

清洁能源之于资本是一门生意,之于地球却是一份千秋事业。比尔˙盖茨将其后半生加注在这份极大的不确定性上,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标签: 比尔·盖茨
打赏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会议定制  |  关于我们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