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负债率超100%!知名光伏企业再“爆雷”疯狂举债 官司不断

   2024-04-22 世纪新能源网刘婧媛16070
核心提示:面对惨烈的市场竞争,金刚光伏目前的处境十分艰难

光伏在经历高歌猛进后,一场危机悄然而至!

如今的光伏行业可以说是“风雨飘摇”中前行,产品价格持续下滑,利润的摊薄,让整个行业陷入了焦虑和洗牌的危机当中。

随着行业持续的动荡,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暴露出问题,亏损、裁员、停产停工、项目终止、甚至破产等现象屡见不止,没有“绝技”在身的光伏企业,似乎将会被这场“战役”所吞噬。

最近,又有多家光伏企业深陷危机......

然,他们,能安然渡过么?

另起炉灶 却仍负债累累

当一个行业出现风浪时,首先波及到的必然是那些根基不稳,技术薄弱,资金链紧张的企业;而光伏的这场风浪,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便是那些涉足光伏不久的“新玩家”。

这其中就包括了金刚光伏,成立于2022年10月,前身为金刚玻璃,想必业内“众所周知”,在切换到光伏赛道之前,金刚玻璃已是“千疮百孔”,从2010年7月上市后,金刚玻璃业绩每况愈下。

2011年实现净利润4447万元,2012年降至2729万元,2013年降至1168万,随后曾短暂回升,但到了2016年,已跌至500万以下,2017和2018年净利润回升到1200万元以上。

如果说这8年还算是勉强维持的话,那么,进入到2019年,金光玻璃正式开启“亏损模式”,2019年至2022年分别亏损8824.07万元、1.31亿元、2.02亿元和2.69亿元,并且亏损额度一再扩大。

而在这期间,2022年4月,金刚玻璃被爆出财务造假,并且收到罚单,其时任的董事长、总经理庄大建处以30万元罚款,并实施10年证券市场禁入的措施。时隔一年,金刚玻璃董事庄毓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汕头市公安部门刑事拘留,而庄毓新则是金刚玻璃前任董事长庄大建的侄子。

如此“破败不堪”的金刚玻璃,在2022年抛弃了亏钱的玻璃业务,一头扎入正处于行业红利期的光伏,想以此来一个惊天大逆转。

投身到光伏行业的金刚玻璃,大刀阔斧押注异质结技术,先是投资8.32亿元,建设1.2GW大尺寸半片超高效异质结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正式更名为金光光伏;在第一个项目宣布没多久后,金刚光伏再次宣称,投资41.91亿元在甘肃酒泉建设规模4.8GW的生产基地,此基地也是当时全球单体产量最大的异质结项目。

一个连年亏损且亏损数额达2.69亿元的企业,如何支撑起50亿元的异质结电池及组件项目?这里离不开“中国好股东”广东欧昊集团的全力相助。

虽然金刚玻璃想凭借切换光伏赛道来摆脱亏损的境遇,但对于重资本、重技术、重管理的光伏行业来说,想要站稳脚跟似乎并不那么容易,据2022年报数据显示,金刚光伏电池生产线实际产能为1000MW/年,产量为 208.16MW,约占实际产能的20.82%,计划产能1.2GW/年;组件产线实际产能为500MW/年,产量为109.93MW,约占实际产能的 21.99%。

此外,在2023年中报显示,金刚光伏电池及组件营收2.89亿元,占总营收91.51%,光伏业务已是公司主营业务,另外,公司营业成本已达3.01亿元,再次出现负债情况。

在今年1月30日,金刚光伏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3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84~3.85亿元。上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69亿元,亏损额度进一步扩大。

至此,金刚光伏连续5年亏损,从2010年上市以来,已累计亏损6.77亿元,截至2023年9月底,金刚光伏资产负债率高达103.12%,已属于资不抵债。

报告给出解释,公司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光伏行业产业链各环节在2023年加速产能投放,终端产品价格呈总体下降趋势,行业周期波动下竞争激烈。同时公司酒泉基地生产线处于调试、产能爬坡阶段,相关营业成本较高,综上原因导致公司本报告期亏损。

由此可见,产线产能利用率较低,金刚光伏处于边生产边赔钱的状态,这无疑让原来已负载累累的金刚光伏更是雪上加霜,融资、定增、抵押借款成了金刚光伏发展的主旋律。

拆东墙补西 似乎不奏效

在光伏行业深陷各种延期、终止、停产囹圄中时,金刚光伏再一次向我们展示了目前的“窘境”。

不久前,金刚光伏发布公告称,拟与广州旷视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署《借款合同》及《最高额抵押合同》,广州旷视向公司提供2.75亿元的借款,公司子公司苏州金刚防火钢型材系统有限公司及苏州金刚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以其部分土地、房产为前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

这则公告还有一个引人关注的地方就是,贷款利率高达11.5%,借款期限为期一年,这笔高额的短期借款再一次印证了金刚光伏一直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

其实,从2023年5月起,金刚光伏便开启了“筹钱”之路,先是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6480万股公司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20亿元,其中14亿元拟用于年产4.8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1.2GW组件生产线项目,剩余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时隔三个月,融资计划“缩水”,金额从20亿元降到不低于5亿元且不超过10.42亿元,募资用途仅剩下“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这一项,认购对象从特定35名变更为控股股东广东欧昊集团。

不过,此次定增计划在2023年11月被迫终止,公司给出的解释为“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和资本市场及相关政策变化因素”。

一个月后,2023年12月18日,金刚光伏再次发起定增冲击,而此次更是豁免加定增双管齐下,一口气发接连了19份公告,其核心内容就是要化解债务问题。

而此次的豁免加定增,主要针对对象便是金刚光伏的大股东广东欧昊集团,公告显示,一是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豁免约3.36亿元债务,二是公司向控股股东定向增发,募资9.3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贷款。

如此大力度的扶持,可见,金刚光伏拥有一个好股东,不予余力的持续“输血”为金刚光伏续命。

此外,在2023年10月,广东欧昊集团还质押了600万股,为金刚光伏旗下子公司吴江玻璃和苏州型材从广州旷视手中借款5000万和10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时隔一个月,在11月,广东欧昊集团将其持有金刚光伏387.8458万股股份再次质押给广州旷世,至此,广东欧昊集团持有的金刚光伏股权已全部质押。

不仅如此,金刚光伏在4月15日刚刚公布,新增9起诉讼,全部为被告案件,诉讼累计涉及金额1998.58万元,此外,从披露公告中显示,诉讼金额占公司2022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80.78%。

在此前不久,金刚光伏在今年2月7日以来,还有6起诉讼,6起诉讼金额为2993万元,占公司2022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121.01%。

一面负债累累,一面诉讼金额不断提升,金刚光伏到底能否支撑下去?

从连年的业绩亏损,到质押股份、质押土地和房产,再到借款数额逐渐增多,金刚光伏一直在为钱发愁,本想通过市场融资发展光伏业务,靠着资本市场完成转型逆袭,可剧情似乎并没有按照剧本发展下去。

在“卷翻天”的光伏行业,以TOPcon为主流技术路径的时代,金刚光伏押注异质结,本身就是一个冒险,而从进入光伏行业后金刚光伏的业绩可以看出,此次冒险显然是较为失败。

光伏 已开启“优胜劣汰”的按键

在如今光伏行业大浪淘沙之际,也许金刚光伏只是行业内的一个“缩影”,都是想着拥抱当时看似朝阳产业的光伏,但实则进入后,没多久便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初来乍到的新晋者们,在还没有稳定的运营模式,成熟的技术、充足的资金等本领时,抗风险的能力自然薄弱,在面对行业接踵而来的种种挑战时,就会出现如同金刚光伏这样的企业,资金链捉襟见肘,甚至断裂。

也许金刚光伏并不是行业内“最惨”的那一个,毕竟,从现阶段来看,停产、停工、破产的情况比比皆是。

比如近期,宁夏银星多晶硅有限责任公司宣告破产、聆达股份银行账户被冻结、90亿元项目叫停、海源复材15GW电池及3GW组件项目终止,另外,就在前几天,通灵股份发布公告称,5.1亿元的太阳能光伏组件接线盒生产项目延期。

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这场“淘汰赛”中被淘汰,众多的光伏企业已然走向了是及时止损还是奋勇向前的岔路口,市场是残酷的,就像金刚光伏这样,已是负责累累,但行业仍处于洗牌阶段,紧靠着股东的“输血”和质押房产和土地借钱度日,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面对惨烈的市场竞争,金刚光伏目前的处境十分艰难,如何度过此次光伏寒冬,对于金刚光伏来说,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4全球光伏品牌100强榜单全面开启【申报入口】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