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新能源网-新能源行业媒体领跑者,聚焦光伏、储能、风电、氢能行业。
  • 微信客服微信客服
  • 微信公众号微信公众号

万亿中东资本蜂拥中国,投资风格大变,重仓新能源产业?

   2023-10-24 环球零碳27270
核心提示:中东资本加仓中国态势明显

以色列的银行资本和中东以“石油美元”为主要来源的主权财富基金,被称为全球金融资本行业势力最大、最神秘的两股力量。

以色列通过银行业,控制全球金融领域的半壁江山,犹太人罗斯柴尔德家族入股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在很多国际金融资本中都可以看到其身影。

而阿拉伯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也通过各种参股和投资,渗透在欧美、日本等各个行业。比如欧美很多日常消费和奢侈品牌,背后的大股东都是中东资本,包括投资阿里巴巴的日本软银,主要股东都是中东资本。

这两大金融资本势力,虽然都来自中东地区,但水火不容。每次中东爆发冲突,打的其实就是这两股势力的较量。

对于中东主权财富基金,我们并不陌生,他们已经来到中国十多年。早在2006年,科威特投资局和卡塔尔投资局分别认购7.2亿美元和2.06亿美元股票,参与工商银行IPO。后来又通过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形式,到中国资本市场扫货。

经过十多年的交道,中东资本对中国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特别是最近美国资本逐渐退出,中东资本加大了中国的投资布局,扩大投资量级。投资风格也逐渐发生变化,从以前对银行、保险、电信等垄断领域,再到互联网、电商、新消费领域,现在已经转换到汽车、新能源、高端制造和生物医药行业。

特别是这两年,中国与中东的投资互动日益密切,中东资本已经不满足于二级市场的股票增持,而是开始寻找实业投资和更有远见的产业布局,在享受中国优势赛道增长红利的同时,还引进中国技术和产业链,以此推动本国的产业结构转型和经济多元化。

01

中东资本将有2万亿美元投向中国

很多中东国家,靠卖石油积累了很多美元,为了长远发展和保值增值,他们用这些钱成立了各类投资基金,其中以国家或王室名义成立的主权财富基金影响最大。

另类资产研究机构Preqin研究显示,截至2022年,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总额高达3.64万亿美元,占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总额的1/3。全球十大主权财富基金里,就有4家位于中东,包括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科威特投资局(KIA)、卡塔尔投资局(QIA)等。

图说:全球十大主权财富基金。

随着美元基金的退场,这些“不差钱”的中东投资者加速了来中国“扫货”的趋势。中国以电动车、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互联网、石化、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等众多领域,相继出现中东主权基金的身影。

以阿布扎比投资局、科威特投资局为代表的中东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今年以来也频繁进入A股上市公司股东行列。据不完全统计,两家机构截至年中,已经出现在62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中。

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领域,中东资本对中国掀起了一股投资热潮。从高合到蔚来,从小鹏到恒大汽车,在国内已经严重内卷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却吸引了来自中东的目光。

仅今年6月,高合汽车母公司华人运通、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以及蔚来汽车,就先后宣布拿到了来自中东地区的投资或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项目金额规模接近500亿元。

10月,来自阿联酋的财团本澳米尔又宣布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与中国企业相继携手。

10月11日,西菱动力公告宣布,该公司与本奥米尔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备忘录》,计划设立合资公司投资7亿元用于开发新能源汽车零部件—轻量化副车架及高效电动涡旋压缩机。

根据合作备忘录,西菱动力与本奥米尔将共同出资设立新平台公司,其中在中国境内成立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合资公司SPV1,在中东地区成立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合资公司SPV2。

10月9日,本奥米尔还与北汽蓝谷签署合作协议,双方计划联手开拓阿联酋和沙特两大中东新能源汽车市场。

当然,中东资本中重仓中国的不只是新能源汽车赛道,整个能源领域,特别是新能源也是大规模布局。

比如中东能源巨头沙特阿美跟中国传统能源领域有着广泛的合作。影响最大的是今年3月沙特阿美以246亿元买入荣盛石化10%股份,双方就原油采购、原料供应、化学品销售、精炼化工产品销售、原油储存及技术分享等方面进行合作。

5月,宝钢股份与沙特阿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签约,共同在沙特阿拉伯建设全球首家绿色低碳全流程厚板工厂。三方共同投资成立合资公司,宝钢股份持股50%,沙特阿美和PIF分别持股25%。

近年来,沙特还通过“实业王牌军”ACWA Power先后与国家电投、中国电建、中国能建、中国建筑、上海电气、远景能源、阳光电源、晶科能源、华为数字能源等多家中国新能源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龙头企业,建立战略合作。

总而言之,中东资本加仓中国态势明显,例如阿布扎比投资局对中国市场的投资占比从2019 年末的4.5%上升至2023年一季度的22.9%。

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为例,2017-2021年其对华投资总额122亿美元,占其海外股权投资总额的20%。

港交所行政总裁欧冠升预测,到2030年,中东主权基金的投资资本预计将增加到10万亿美元,届时可能将有超过10-20%,也就是1-2万亿美元的投资将投向中国。

02

中东经济转型焦虑与工业升级

靠石油发家的中东国家,虽然富得流油,但有远见的王室也存在深深的忧虑。经济来源非常单一,过度依赖石油和矿产资源。

以沙特为例,石油和石化工业是沙特的经济命脉,2020年,沙特石油收入占国家财政收入的87%,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

但矿产资源总有用完的一天。特别是在全球气候问题日益严重,各国都明确提出碳中和目标背景下,中东国家也意识到了能源转型的紧迫感。

特别是2020年,受全球疫情和国际油价波动的影响,沙特经济遭受巨大冲击。加上风光、氢能等新能源的崛起,进一步加深了沙特转型的决心。

为摆脱对石油产业高度依赖,推进多元化发展战略,沙特开始认识到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的重要性,于2016年推出“2030愿景”和“2020国家转型规划”;2021年沙特提出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碳排放。

跟沙特一样,阿联酋也誓言摆脱石油依赖。阿联酋计划在未来七年内将其可再生能源供应量增加两倍,为此投资高达 540 亿美元,以满足其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并作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努力的一部分。

在全球新能源革命和绿色工业革命转型背景下,中东资本需要考虑几个紧迫问题:

一,新能源革命和绿色工业革命来了怎么办?它要投资新技术对冲风险,实现工业转型;

二,石油等矿产资源不是无穷无尽的,总有枯竭的一天,将来挖完了怎么办?所以布局未来,分散投资,实现多元化;

三,以前中东资本在欧美投资占据了重要位置,随着西方国家投资潜力下降,竞争加剧,把鸡蛋放在一个地方有太多风险,要不要换个地方?

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回答,都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中国。

以新能源汽车、新能源、人工智能、生物制药等为代表的中国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处于增长红利期。这些优质赛道内的龙头企业纷纷上市,为投资人带来了巨大的资本收益。

中东资本通过投资这些新兴企业和热门赛道,不仅获得了丰厚的投资回报,更关键的是,通过投资与合作,引进产业链到本国,以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来源:路透社

比如,沙特政府采取与中国企业“联姻”的方式,共同开拓本土光伏市场。今年5月,TCL中环宣布与沙特Vision Industries Company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在沙特投资建设光伏晶体晶片工厂项目。

沙特希望建立一个囊括光伏制造四大环节——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的完整光伏产业链体系。

再比如本奥米尔与西菱动力的合作,也表明中东资本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投资,不仅局限于整车厂,加深产业链合作也是中东资本颇为看重的地方。西菱动力与本奥米尔合作,不仅局限在中国,还拓展到了中东市场,要在中东地区建立另一家合资公司,导入西菱动力的技术,这也是中东资本比较看重的。

中东资本看似漫无目的“扫货”中国优质资产,其背后却是在能源革命和绿色工业革命背景下的战略布局。一方面享受中国优势产业蓬勃发展的增长红利,另一方面顺带把中国的技术、模式和产业链引入本国,以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的愿景目标。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2024全球光伏品牌100强榜单全面开启【申报入口】 2024第四届中国高比例风光新能源电力 发展研讨会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