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老苗瘦了老了

   日期:2020-11-30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小强    浏览:8325    评论:0    
 “也许世界就这样,我也还在路上,没有人能诉说,也许我只能沉默,眼泪湿润眼眶,可又不敢懦弱,低着头,期待白昼,接受所有的嘲讽……”一首《你的答案》是英利这些年的真实写照,也唱出了苗连生的心声。


自英利1998年进入光伏行业算起,已走过22年。2015年12月英利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英利绿色能源亏损金额高达5.03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更攀升至121.3%。2016年1月20日,一份中国银监会印发的“关于印发《英利集团资产债务重组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显示,银监会和国家能源局支持对英利资产债务重组。意味着英利集团正式启动债务重组程序。

经过近5年的艰苦谈判,2020年11月20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批准《英利能源(中国)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合并重整计划》,英利重组进入执行阶段。

 根据重整计划,英利公司重整将采取金融债务留债+债转股、经营债务合理分期偿还、第三方平台注入资金持股的方式实现。转股债权人将通过合资控股平台、地方政府将通过控股公司成为新英利的股东。重组后预计注入资金规模不少于20亿元人民币。 法院的一纸判决,让英利重获新生,也让这些年一直苦苦守候的苗连生终于等来了他的答案。 法院批准重组的判决下发后,英利集团发布了一段苗连生的短视频。视频中的苗连生,仍然保持着一如既往的习惯:5:50出门跑步、做操;6:50在厂区门口迎接员工;7:20和员工打篮球娱乐;11:50给员工派水;下午和员工交流;18:00给员工包饺子。

截至11月25日早9点,该视频收获了5088个点赞,437条评论。留言评论者中,既有英利采购商,也有英利在职员工和离职员工。离职员工中,少的工作了一两年,多的工作了十几年。但不管在职时间多少,鲜少见到负面评价,评论中出现最多的,是“苗总瘦了”、“老苗加油”、“怀念英利的日子”等温暖词汇。 

“成者王侯败者贼”、“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在这个极度追求成功的时代,已经远离巅峰很久的落难英雄苗连生非但没被当成落水者痛打,反而收获这么多的温暖祝福,让人不仅心生感慨和好奇: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五年中,老苗经历了什么? 

退伍军人崛起于光伏 

苗连生,河北保定人,1956年出生,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舅舅是1932年保定著名的农民运动“高蠡暴动”的主要领导人。他13岁参军入伍,28岁退伍转业,15年的军旅生涯中,先后参加过援越抗美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 

企业家中有军人经历的很多,但真正有参战经历的军人很少。可能也正是这种战争中锤炼出来的勇敢、无畏、坚韧、有担当和家国情怀的品格,才造就了日后独一无二的苗连生。 80年代初,改革开放刚刚起步,从部队转业回家的苗连生敢为人先,成为了中国民营经济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生产过绿色蔬菜,做出过保定第一桶弱碱性电解水,开过保定第一批迪厅,甚至还当过几天包工头。而真正让他淘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是做化妆品代理。 

“那时候,人们买化妆品都是到百货商店,选择性小、品质单一。我看准其中的商机,在保定开了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化妆品专卖店。生意最火爆的时候,我们是来多少货就能立马卖出多少货,甚至进货车刚开到店门口,货物还没来得及搬到店里的时候,就被客户抢购空了。” 

化妆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之时,一则新能源广告的出现再次改变了苗连生的命运。“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豆腐块大的报道,文章讲述的是光伏产业将成为未来发展最快、最赚钱的产业。我茅塞顿开,决定进军新能源产业。” 

下定决心后,1993年,苗连生从日本引进一条太阳能霓虹灯生产线,正式涉足太阳能行业。 

1996年,苗连生看准了一个有专项拨款的西部大开发的太阳能项目,但只能通过国家开发银行发放。无奈之下,苗连生只能重组原来的化妆品公司,向保定高新区管委会下的一个投资公司出让60%的股份。两年后,保定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英利新能源”)成立。 

1999年,重组成功后的英利中标国家高技术产业化示范项目——四川阿坝太阳能送电到乡的承建权,其多晶硅太阳能电池一期工程生产线也通过初步设计,投资约1.5亿。 

项目拿下来了,但更大的投资额度,意味着需要引入更多资本。在和天威集团多番交涉博弈后,2002年2月,天威集团旗下的天威保变、英利集团、北京中新立业科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三方决定对英利新能源增资扩股,股权比例为49%、45%、6%,高新区原来的股权变为债权。按照此前的“君子协定”,天威保变不干涉经营,以类似财务投资人身份参与。有了新的资本注入,英利新能源一期电池项目顺利完工,产能3兆瓦。 

2004年10月,英利新能源准备启动二期工程,计划投资4亿。为了进一步获得融资需求,英利新能源不得不忍痛向天威保变出售其所持2%股权,天威保变持股增至51%。尽管双方仍约定天威保变不参与管理,但苗连生由此丧失了对英利新能源在法律意义上的绝对控制权。 

天威保变的增资,让英利新能源迅速成长为中国光伏产业的龙头企业,但是也为其后期的发展设置了巨大障碍,特别是为了重新获取控股权,苗连生不但付出了巨大的资金成本,也错过了中国光伏企业在海外集中上市的宝贵时期。 

2006年8月8日,商务部 国资委等六部门联合颁布《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对企业赴海外上市加强监管。为了赶在规定生效前完成公司重组,英利集团与保变天威达成协议,英利集团单方增资2500万元,重新夺回控股权。增资当天,苗连生就在开曼群岛成立了未来的海外上市主体——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英利绿色能源)。英利绿色能源经过两轮私募后,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2007年6月8日上午9时30分坎坷上市。但股权之争让资本市场对英利绿色能源的估值在观望中缩水。 

上市当天,英利绿色能源开盘10.80美元,收于10.50美元,跌破11美元的发行价,而2005年12月14日尚德在同一地点上市时,股价大涨40%,收于21.20美元 。尽管如此,成功登陆纽交所的英利绿色能源还是成功融资3.19亿美元。51岁的苗连生也以140亿元的身家,荣登当年的“胡润百富榜”河北首富。 

更关键的是,随着海外融资成功,英利的二期、三期扩产工厂顺利完工,2009年,英利产能60兆瓦,跃居全国第一位,全球第四位。 

草莽打法毁誉参半 

苗连生赢了市场,却“得罪”了不少同行,起因是报低价。 

2008年,金融风暴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全球,而彼时的光伏产业依然沉溺在无限风光里,扩张增产如火如荼。“那是一个开门就有生意的时代,简直就是从地上捡钱。”一位已经离开光伏圈的高管曾这样描述2006年到2009年光伏的黄金年代。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09年3月22日,国内最大的太阳能光伏电站敦煌1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开标,英利报出了0.69元/度的“地狱价格”,这个报价远远低于当时业内2元左右的成本价。消息传出,业内骂声一片,苗连生也被戴上了“价格屠夫”的帽子。尽管如此,苗连生不为所动,在第二年国家推广的“金太阳”工程报价中,英利又以10.5元/瓦的底价中标,这个价格比它在国外组件的售价要低2-3元/瓦。 

“我们当时的本意就是想告诉很多人,太阳能是老百姓用得起的能源,同时告诉同行,只有通过技术进步、降低发电成本才能不断发展。”事后谈及此事,苗连生回应表示,光伏发电成本经过激烈的竞争早就已经降了下来,但行业为了维持高利润保持默契,政府被蒙在鼓中,以为光伏发电价格真的高不可攀。“我们这么一弄,所有人都知道了,原来太阳能没这么贵。”赤裸、直白、敢想、敢干,这种草莽英雄的打法,在随后的世界杯冠名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2010年6月11日,第19届世界杯足球赛在南非开赛。在场边的LED显示屏中,当“中国·英利”的广告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全国球迷奔走相告。事实上,这是自1930年创办世界杯以来,赞助商中第一次出现中国企业的名字,也是全球第一家可再生能源企业参与世界杯盛宴。此后多年,不少英利的新员工中有相当比例因看到这个广告而加入英利。




 据悉,根据国际足联对南非世界杯赞助商赞助费用的要求,赞助费底线是8000万美元,再加上后期的广告投入等宣传费用,业内人士预估,英利至少得花5.4亿元人民币。将这么大一笔资金花在一个不可预测的领域,到底值不值?对于这样的争议,苗连生泰然处之,依然故我,四年后的巴西世界杯,英利的广告牌再一次出现在场边。 

“英利赞助了两次世界杯,两次赞助世界杯的策略不同,相同的是主办国都是我们的新市场。不同的是第一次我们就是亮亮相,让世界听个响。而这次巴西世界杯我们针对性非常强,不同球队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广告会出现不同语言,并用‘光伏入户’概念对国内民众远程放射,因为光伏产品本身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电器产品,早晚会像消费品一样进入市场。”官方解释的背后,其实苗连生还是一个体育爱好者和参与者,他不仅坚持每天晨跑,闲暇时还会亲自上场踢足球、打篮球,而且还组织了英利足球队、篮球队参加各种业余比赛,还曾经多次获奖。 

对于体育比赛的赞助,也不是始于世界杯。早在2006年,英利就赞助过德国凯泽斯劳滕的世界杯球场光伏发电工程的组件,还赞助过西甲球队和拜仁慕尼黑。 

困境之下彰显本色 抵押全部身家不裁员 

不管如何争议,赞助世界杯还是让英利赢得了足够响亮的知名度。2012年、2013年,英利连续两年稳坐全球第一出货量。与之相对应的,却是英利连续两年净亏损30.6亿元和19.4亿元,负债率不断攀高。 公司陷入困境后,苗连生并没有采取通用的裁员缓解压力的办法,而是选择了和员工一起扛。

那段日子里,为了鼓舞士气、增强凝聚力,他带头出操,和员工一起节衣缩食,带着两口大锅走遍英利位于云南、广东、广西、山西等几大生产基地,现场给员工炖鱼、炖肉;英利的各大厂区里,“决战”、“急行军”、“千方百计”等各种带着军事风格的标语更是随处可见。 带头拼杀将近两年,英利的债务情况有所缓解,但经营状况并没有根本改善。 

2015年5月25日上午,英利召开全员大会,苗连生当众道歉,毫不讳言地通报了公司面临的困境:“公司目前的情况,首先我本人负有最大的责任,造成今天高负债的局面,没有任何人的责任,这是老苗的战略失误,所以老苗一定得带领大家冲出去,一定带领大家还要站在全球光伏行业的首位,这才是英利人的决心!”会议当天,苗连生决定将自己的全部资产抵押,与公司共度难关。 

留守的老苗换来了员工的认可。一位英利离职员工说,“说实话,公司从管理层到普通员工,没有一个说领导不好的。”虽然他离开了英利,但要是碰到说苗连生坏话的同行,他都会去跟对方辩驳一番。 

尽管堵上了全部身家,但英利的情况仍在恶化。2015年10月,英利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步入债务违约,截至到该年年末,英利负债近150亿;2016年5月,该公司发行的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 

没能带领员工打赢攻坚战,2016年7月,苗连生辞任英利集团董事长,将接力棒交给了他的几位“高管徒弟”——王向东、王亦逾、熊景峰、郑小强。 

这四人当中,王向东年龄最大,自2001年之后就一直跟着苗连生;而熊景峰和郑小强则是苗连生一手带起来的徒弟,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了英利;王亦逾曾在普华永道工作,后来被苗连生高薪挖来筹备英利上市。几位徒弟的留守,成为英利支撑至今的关键。 

英利正式启重组 落难英雄迎曙光 

退居二线后,苗连生将起居室搬到了厂区深处的一栋小楼里,真正如他所愿的过上了种种菜、钓钓鱼的田园生活,但他的心依然没离开英利,如何尽快将英利带出泥潭,仍然是他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而这几年英利很少举办媒体活动,在唯一的一次户用分布式交流会中。英利一位高管激动时刻,高呼“生是英利人、死是英利鬼”,一饮而尽! 苗连生的殚精竭虑,新团队的共同努力,让英利的经营情况得到了改善,据王亦逾透露,2016—2018年,组件销量累计近7吉瓦,累计实现产值212亿元,累计上缴税金5.7亿元,出口创汇7.58亿美元。尽管如此,因不满足纽交所有关持续上市的标准,2018年6月28日,英利绿色能源还是被摘牌。 

2020年6月5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苏州福斯特材料有限公司对英利能源的重整申请。 

2020年11月20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批准《英利能源(中国)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合并重整计划》,英利重组进入执行阶段。 “新英利将继续保有并运营原制造实体的技术研发、生产能力、供应链、品牌、销售渠道等资产,并履行对客户的订单与质保条款,保证N型TOPCon、HJT等技术先进性并保持全球领先水平。”英利能源(中国)有限公司介绍,新英利未来将在保定投资新建5吉瓦高效电池产能及2吉瓦高效组件产能,在天津建设3吉瓦高效组件产能,并通过合资等形式扩大产能,重新回归行业第一梯队。而在搬迁与新建产能期间,新英利将不受任何影响,管理团队继续留任进行公司运营。 英利迎来了新生,问及苗连生有何诉求,他说:
“没有诉求,把我从失信人名单中解除就行了。”没有诉求,因为坚持初心,只为热爱!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新闻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2021007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