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官司缠身、高层动荡、工厂停产 “保壳之王”天龙光电将被ST

   日期:2020-09-11     来源:能见Eknower    浏览:1608    评论:0    
江苏华盛天龙光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龙光电)的江湖版图正在瓦解。

9月7日晚间,创业板上市公司天龙光电公告,“公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以内不能恢复正常”,公司触及其他风险警示(ST)的情形,9月12日起,天龙光电股票将被戴帽ST。

这是自创业板自开板以来的首批ST股票,同时也是科创板、创业板实施注册制以后的首批ST股票。

过去数年,这家曾被誉为“中国光伏设备第一品牌”的企业屡遭重创:官司缠身、高管离职、账户冻结、工厂停产。

在中国光伏企业阵营中,2009年创业板上市的天龙光电有着先发优势。但连续两年亏损,让天龙光电深陷暂停上市危机。

天龙光电报告显示,公司在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元、-7549.93万元,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业绩依旧未能得到扭转,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为-308.49万元。

重压之下,天龙光伏开始了“自救”之路。为了续命,这家主营光伏设备研发的企业拟与杰梅(河南)风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合作,涉足风电零配件领域。

不过,新业务的投入需要资金支持。但截至今年上半年,天龙光电期末现金余额不足17万元。

由于此前公司担保的盛融财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约1.19亿元,公司最高偿付义务为3974.3万元,天龙光电本身就已债务累累。

如今,昔日的“未来之星”已由巅峰跌入了谷底,天龙光电能否度过危机?

泥潭深陷

由最初的万俊平等四人、到周荣生、顾宜真,自2016年起的陈华,此后陈文,到如今的刘文平,天龙光电的掌舵者接连变更。

天龙光电新权力核心刘文平,年仅42岁。这位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攻下博士学位的领导者,是国内顶尖的学术型人才。

多年来,他一直活跃在新能源投资领域。博士毕业后,他先后在国际半导体设备与材料协会(SEMI)产业研究与统计部、北京麦健陆顾问有限公司等公司从事MEMS、光伏、LED等行业的数据统计与分析师、副总裁等工作。

刘文平履历光鲜,除投资领域外,还有丰富的管理经验。2014年后任职江山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董事局主席。2017年4月创立澜晶新能源,任董事长,总经理。

2020年,他加入天龙光电,成为新任董事长。

不过,刘文平的加入未能挽救天龙光电的颓势。至2020年6月末,天龙光电净资产仅为2929万元。

此外,天龙光电上半年整体营收数额与一季度持平,二季度几乎0收入。除主营业务亏损外,天龙光电目前四个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

种种迹象表明,天龙光电已从神坛跌落,但它的危机自两年前便开始浮现。

2018年年底,天龙光电一纸公告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公告称,公司董事陈敬因涉嫌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侦办的一起刑事案件,被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通告缉捕。

令外界鲜为人知的是,陈敬系天龙光电时任实控人陈华的配偶。

董事被批捕的新闻令天龙光电身处舆论漩涡,但接踵而来的是更大的打击。一个月后,受“531新政”影响,天龙光电生产线全部停产。

最终的年报显示,天龙光电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957.66万元,比2017年同期下滑97.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6亿元,比2017年同期下滑302.74%。

雪上加霜的是,在2019年国内光伏市场复苏之际,天龙光电仍未获得主要产品的市场订单。2019年8月7日,天龙光电发布《关于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截至公告日,天龙光电有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基本户账户余额仅为302.85元。

今年,天龙光电爆发“高管离职潮”。董事长、总经理、证券事务代表接连辞职。

有分析表明,根据天龙光电目前的状况,其2020年营收破亿难度较大。时至今日,公司始终未能恢复生产。

多重隐患

这并非天龙光电第一次身处困境。

实际上,天龙光电崛起于2009年上市之初,是当时少有的专业从事光伏、光电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光伏企业。

但是,至2011年“双反”危机,这家企业便开启了亏损之路。2012年,天龙光电交出全年巨亏5.11亿元的业绩,2013年又亏损1.3亿,彼时,天龙光电就曾站到退市边缘。

垂死中的天龙光电选择易主保命。2014年11月7日,天龙光电进行了第一次实控人易主,由灵光能源间接控制天龙光电。

保壳成功后,天龙光电并没有借机翻身,反而是在国内光伏政策利好的形势下,继续亏损。2015年和2016年,天龙光电连续亏损两年。在2016年,天龙光电实控人再次变更,陈华成为天龙光电实控人。

随着2017年光伏行业步入狂欢周期,新增装机量达到顶峰之际,天龙光电却又一次出现“闪崩“。

2017年5月22日收盘后,天龙光电以20.8亿元的总市值,成为当时除刚上市未开板新股之外沪深两市总市值最低的个股。

然而,天龙光电当时最想拯救的恐怕还有其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常州诺亚”)。

常州诺亚的窘境比天龙光电更加惨烈。

2014年8月,常州诺亚为旭阳雷迪的授信业务提供担保。旭阳雷迪停产后,面临诉讼的常州诺亚债务压顶,将所持天龙光电股份司法拍卖。

三年过后,困境重现。2017年,常州诺亚向德源兴盛实业有限公司借款1.6亿元,但未按借款合同履行还款义务,因此次事件,常州诺亚被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冻结所持有的2000万股天龙光电股票。

债务缠身的常州诺亚无奈于今年以200万元将2000万股天龙光电股票卖给大有控股。

2020年5月14日,天龙光电公告称,原控股股东常州诺亚持有的2000万股天龙光电股份(占总股本10%),归买受人大有控股所有。天龙光电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大有控股。

大有控股“上位”后,天龙光电2020年的“保壳任务”或将迎来一线生机。

不过,当下天龙光电所面对的生产经营困难,已无法让公司维持 “体面”。需要注意的是,如考虑2020年支付盛融案件全部赔偿金,公司净资产为465万元,若公司无法恢复正常经营,出现经营性亏损,天龙光电还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表示,天龙光电亏损,主要还是企业自身存在问题,产品单一是造成高库存和亏损的主因,而新产品的研发对业绩的贡献又十分有限。

如今,在生产停滞的情况下,天龙光电的危机恐将愈演愈烈。这次,面临千万级债务、诉讼缠身、又遭遇风险警示的天龙光电还能“重获新生“吗?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