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SNEC期间或有酝酿,5•31光伏新政“兑现”严控传闻

   日期:2018-06-05     来源:中国能源报    浏览:1641    评论:0    
五月的最后一天,光伏新政出台。降价突如其来,刚刚忙完SNEC展会的光伏人有些猝不及防。

今年还有没有“6•30”?下半年还有分布式补贴规模吗?在建的分布式怎么处理?SNEC期间,关于新政的讨论沸沸扬扬,种种传闻悄然流传。其实,“控规模”的各式传闻早已屡见不鲜,就在新政出台的几天前,国合洲际能源咨询院院长王进还在笑谈:“担心2018年真的有故事要发生。”

如今再度回望SNEC,热闹的产品推介仍然接二连三,红火的合作签约依旧此起彼伏。参展企业虽“各显神通”,却也忧心如何顺利“过海”。2018年中国光伏市场规模到底有多大?在平价上网渐行渐近的道路上,老生常谈的补贴拖欠能否给出解决之道?

平价前夜严控规模

“最近盛传的控制光伏规模的文件您听说了吧?今年纳入补贴的分布式装机控制在10GW以内,未来三年每年的新增总装机规模都控制在21GW以内。”走访中,多家企业都希望求证关于规模控制的坊间传闻。

展会期间的专题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也针对种种猜测算起了规模账。“2017年普通光伏电站的指标已经接近用完,国家能源局此前批复的一批集中式扶贫电站约有9.6GW,同时新增的扶贫项目可能在2-4GW左右;领跑者计划按照去年的规模推算,今年的指标应该约为8GW。此外,叠加爆发式增长的户用、分布式以及‘光伏+’等项目,保守估计,2018年的光伏市场规模应该在40GW左右。”而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预测,这一数字也大致在45GW上下,较2017年新增装机53GW略有回落。

“光伏行业在中国的发展速度超过了预期,超速发展恰恰说明了行业突破了一个门槛,有发展动力。”阿特斯CEO瞿晓铧指出,“现在,光伏行业已经处在‘去补贴’的前夜,完全脱离补贴也就是未来一两年的事。在这个关键时刻,政府主管部门不应该限定规模,而更应该依靠招标等市场化的手段去调控规模。”

“什么手段和方法能够让市场去判断投资与否,什么政策可以让市场主体合理预期,都是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只有在政策导向上着力解决非技术成本问题,才能加速平价上网,让产业的发展顺应市场机制,避免困惑和误判。

各自求生 期待光明

“随着领跑者项目报出低电价,其实平价上网已经实现。”晶科能源副总裁钱晶指出,当光伏真的可以摆脱补贴、全面实现平价上网,“那便是一个全新的‘自由’时代。”

然而在“自由”真正到来之前,规模管控加之补贴长期拖欠造成的现金流不畅,让企业正在经历一场“煎熬式的考验”。

此时,有人坚持“放眼全球”。“晶科的出货量在9.8GW左右,共分布在北美、南美、中东非、东南亚等七个区域,没有一个区域的占比超过总出货量的20%,国内市场也不例外。”钱晶坦言,“去年的中国市场太好了,大家都把货出在中国,但这个时候一旦市场出现变化,这个装鸡蛋的唯一篮子一散,整个公司都要面临巨大的压力。所以,我们一直坚持均衡布局,今年也是如此。”

也有企业在尽力提升优质产能。经历2017年市场的“蹿升”,组件企业已在纷纷扩产。展会期间,日托光伏就对外披露接手无锡德鑫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并将对后者实行全面重组,计划年内建成2GW的MWT电池生产线及800MW 高效MWT组件线。“德鑫目前有1GW的产能,但都是常规技术。”南京日托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路忠林说,在现有的政策环境下,扩产不可盲目进行,而是要在产能升级的基础上淘汰落后生产线。

虽然参展企业数量较去年有所增加,但瞿晓铧也表示:“即便今年不一定会看到大范围的整合趋势,尤其是一线企业展现出的整合行为还不明显,但从其他产业发展中可以发现,当市场经历震荡逐步进入平稳期时,增长潜力、前景越小,企业就越需要通过整合来取得优势。”有人整合升级,也有人思索转场。场馆外的空地上,十一科技架起的“光伏树”下合影留念者并不鲜见。

“骄阳”下成长出的“枝繁叶茂”也同样经历阴雨天气的考验。谈到规模紧缩下的企业转型,十一科技董事长赵振元表示:“去年我们新能源和电子产业的占比几乎持平,各占一半。但今年,电子板块会超过80%,新能源可能只会占到20%左右。”

“从2014年到2017年,光伏产业光景越来越好。但对于发展相对薄弱的较新企业来说,如果没有前四年的‘地基’,在平价上网之前的这几年日子会比较难过,想要存活下来就要用尽全部力气。”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感叹,一旦企业可以不靠补贴扛过这个阶段,“不仅存活下来,而且活得不错,那么平价上网时代一旦来临,企业发展前景肯定是广阔的。届时,光伏市场基本上是无限大的,一定会呈现‘全面开花’的景象。”

制造业才是行业根本

“最初很多民营企业进入到产业链末端,但随着补贴的连年拖欠,现在已经有很多企业在出售这些重资产,资产都在往外走,可以看出处境艰难。”中民新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韩庆浩指出,即便是资产出售,最终仍旧需要重资产承接,“但就目前整体金融形势而言,国家在大力去杠杆,很多时候贷款是非常艰难的。”虽然很多企业的利润报表甚为可观,但经历三年的拖欠,现金流已经十分艰难。

在电站资产的持有端,直面市场,部分民企已经开始离场,国企尚能“忍受”。瞿晓铧指出,央企对补贴拖欠的忍耐度是很强的。“央企相对融资成本低,在忍受艰难现金流上也有优势。”

同样,王勃华也判断,在巨额补贴缺口难以弥合的当下,“央企有财力,完全有可能接盘电站。”在全行业补贴拖欠上千亿的背景下,很多单体企业被拖欠的补贴金额已经超过50亿,“如果这样的情况延续下去,短期内看不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式,民营企业起码是不敢持有电站资产的。”

“拖欠的补贴一定会给,这是大家还在继续坚守的原因。但对企业而言,损失的不仅是补贴本身,更是补贴产生的利益。”王勃华指出,补贴的拖欠会让企业放慢投资脚步,持远期观望的态度。

在“观望”中,王勃华也坦言:“面临央企国企在外围的‘冷眼旁观’,光伏民营企业感到一丝凉意。”与持有端相比,更多民营企业的大本营还在制造端。纵观展馆内三个展区,从组件到逆变器再到支架、背板等一系列相关产品,鲜有“国”字头的面孔。

王勃华强调,在政策主导型的市场下,面向市场的电站持有端,业主企业特别是央企随时可进可出,行业不景气时,央企随时可以撤场,但制造端拥有重资产的大多数民营制造企业却无处可去,依然要坚守场内。“而制造业才是整个产业技术提升、市场发展的根本,这也是国外贸易战中争夺最多的领域。因此,我一直在提一个观点,就是必须要清楚,制造业的发展才是整个产业创新的根本。”
 
标签: 531新政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资源合作  |  诚聘英才  |  会议定制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