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世纪光伏大会直播】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所所长李琼慧:光伏能源转型空间巨大

   日期:2018-04-27     来源: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范明明    浏览:5970    评论:0    
核心提示:4月27日,第三届世纪光伏大会在上海举行,会议以新能源 新未来为主题,旨在研究万亿光伏产业后市场的挑战与机遇。本次论坛由由世
4月27日,第三届世纪光伏大会在上海举行,会议以“新能源 新未来”为主题,旨在研究万亿光伏产业后市场的挑战与机遇。

本次论坛由由世纪新能源网、光伏品牌实验室(PVBL)联合主办,近500余位嘉宾代表齐聚一堂,各抒己见,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国光伏发展建言献策,热烈探讨未来中国光伏发展之路。

大会安排了一天的全体会议,就2018中国宏观经济走势、光伏补贴退坡政策预期、光伏市场回顾及未来展望、分布式及户用智能光伏解决方案、分布式项目融资瓶颈、区块链技术在新能源中的应有价值研究、新形势下的光伏电站投资趋势分析、分布式逆变器解决方案等16个议题进行了深入学习和探讨。

论坛上,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党组成员张玉清;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原所长韩文科;农业部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监理总站巡视员,原农业部经管司副司长黄延信;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所所长李琼慧;北京先见能源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彭立斌;国合洲际能源咨询(北京)院院长王进等专家学者发表了主旨演讲。中国能建、日托光伏、TUV南德、天合、晶科、东方日升、红日新能源、SMA、首航新能源等企业领导将参与本次论坛主题对话。

以下为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所所长李琼慧发言:

李琼慧
李琼慧:我今天不一定按PPT讲,我今天要演讲的内容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也就是前面几个嘉宾提到的,第一个三座大山的问题,刚才王总老是说电网未来的并网的问题和形势到底怎么样,我想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第二个,我想回答一下韩所长做的PPT里面提到的未来我们能源转型里面,新能源特别是光伏它到底有没有市场空间,它跟煤电将来竞争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怎么才能顺利实现光伏的“进”和煤炭的“退”。

关于2017年的光伏的并网消纳的形式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王勃华秘书长也讲了很多,有一些数据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拍一下。

去年中国的光伏在新增的装机容量里面已经超过了煤电,我们认为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我们认为也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我们认为未来的能源转型将随着今年的新增装机容量,新能源在全部电源装机容量中的比重超过传统的化石能源为这么一个里程碑,新能源已经进入了增量替代的一个新的阶段,这是第一个概念。

第二个,这是一个总量的数据,光伏到2017年底的累计装机容量已经达到了1.3亿千瓦,我们知道风电是1.6亿千瓦,这个数意味着什么?到2020年代风电跟光伏从装机规模上讲可能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以前一直是风电领跑。但是到了2020年也许更早一点,我们光伏的装机规模会超过风电,这是第二个概念。

第三个,关于新能源布局的问题,随着分布式和中东部光伏的发展,我们未来新能源的布局,尤其是光伏的布局,可能刚才大家谈到,一个是向中东部转移,但是到了17年底,从累计的容量来看光伏仍然在三北地区,但是从增量上来讲中东部的规模已经非常大。第三个概念就是说,未来近期至少到2020年之前光伏开发的重点是在中东部,但是2020年之后就不一定了,这跟未来的电力的供需形式的变化,特别是今年以来,大家都知道咱们1季度全社会用电量的增长接近10%,1—2月份全社会用电量的增长达到13%,这是我们在做“十三五”规划的时候都没有预料到,2016年是6.5%,到了今年1—3季度达到了9.3%,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这就跟我们未来的新能源的装机的不具有很大的关系,也就是意味着2020年之前咱们光伏开发的重点可能主要是在中东部,从国家的政策和各方面的引导来看。但是到了2020年之后我们预测不一定,为什么说不一定呢?第一,咱们今年开始国家能源局在做“十三五”规划的调整,“十三五”规划调整里面最大的一个调整就是对需求预测重新的判断,原来“十三五”规划预测2020年电力需求能够达到6.5万亿,但是从我们实际运行的数据来看2018年我们的量就达到了6.5%,而且从今年的电力供需形式来看中东部的江苏、浙江今年夏季有可能出现缺电的情况,包括东北大家一直认为电力过剩,我们认为可能在“十三五”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这个对于大家未来装机的布局可能会产生影响。

这是一个布局的问题,增量的变化也非常有意思,我们看这是一个累计的数,山东非常有意思,仅仅一年的时间,2017年成为全国光伏装机最快,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咱们光伏它要是起来,它的建设的周期是非常短的。

这也是一个布局的数据,大家感兴趣的话也可以看一下,实际上“三北”地区已经从增量来讲,中东部和南方地区已经跟“三北”地区,去年的增量里面中东部是7%,西部地区是3%。

分布式非常热,大家讲的非常多,分布式累计的容量达到了3000万千瓦,这里我想稍微多说一句,也不一定合适,大家认为能源局出了两个文件,好像对光伏产业有非常大的影响,好像是要严控指标,但是我觉得大家如果实际做项目的来看,我觉得那两个文件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实际上大家关心它限不限规模,限不限指标,关心的是什么,我觉得关心的是他享不享受分布式补贴的政策,享不享受分布式政策里面有一条按月足额领到补贴的这个问题,但是实际上咱们从2015年开始很多地方实际上真正的只有户用光伏是按照国家的补贴的要求,就是户用光伏自然人的这种光伏是跟电价同时是结算补贴的,对于非自然人的分布式光伏,实际在操作过程中每个省执行是不一样的,因为在国家财政部的补贴序列里面,并没有把非自然人的排序是不是放在所有的补贴最前面,也就意味着它是不是跟它的电价同时结算补贴这个是不明确的。因为随着分布式光伏的发展,提前垫付的压力越来越大,原来曾经出过一个暂时取消垫付的政策,但是阻力非常大,实际执行过程中根据各个地方的情况并没有完全的取消非自然人的分布式补贴的按月随电价结算,没有完全取消这个政策。

所以我认为这个政策出台,不管是严控不严控,严控的第一个是拿补贴的,第二个意味着补贴能不能及时拿到的问题,实质是这个事。所以把这个事儿想明白了,我觉得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影响实际上并不是特别大。

从装机的分布式构成,大家如果感兴趣也可以拍一个片子,这里面反映的是一个什么概念?第一个反映我们分布式要做全部上网和自发自用,和全部自用的比例,跟全部上网的比例大概是四六开的概念,因为有这个概念所以能源局现在最早一轮出的《关于分布式发电的意见》里面是把自发自用这个概念给它要剔除掉,用就近消纳的概念来替代。但是从最新的《颁发》里面又在强调自发自用。个人认为强调自发自用对于分布式电源来讲是一种保护,如果强调就近消纳,分布式就变成了分散式光伏,就跟分散式风电的概念是一样,大家如果既做风电又做光伏,就会理解为什么分散式光电不出分布式光伏发展的快,为什么?还是因为补贴机制在里面的差异。如果分布式光伏要保持它的优势,我们认为要强调自发自用,但是不是全部的自发自用,对于分布式光伏的发展来讲可能并不是坏事,这个大家可以再研究。

从运行消纳情况来看,去年光伏发电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应该说从利用水平来讲中国的光伏应该也是可以了。从弃光情况来看,整个光伏的弃光率跟风电比,弃光率并不是特别高,去年是6%,而且非常集中,主要是在新疆和甘肃,其他地方可能并不是太多,所以光伏跟风电也是有非常大的一个差别。

这个是根据国家最新能源局发的关于监测预警的,从2017年开始进行光伏市场环境的一个监测预警的评价,从2016到2017年的市场转换来看,实际上我们看变化不是特别大,山西的部分地区,四川、广东是变成了绿色,其他地方其实整个的消纳的形式变化还不是特别大。

回答第一个问题,消纳的情况,我们也根据去年能源局出的“十三五”规划实施的指导意见规定2017—2020年每年新增的规模的数和新调整以后的新能源并网的装机规模,我们把2017年底的实际的装机的数据和2018—2020年能源局文件里面要求的新增数做了一个累计,这样算下来大概到2020年如果按17年底的实际数加上08、09、20年三年新增的数据实际上到了2020年底保守估计能源局给的计划规模是达到了2.4万亿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十三五”规划里面提到的达到1.1亿以上,那里面应该是1.05。这里面还含很多不受限制的,这个是最低的一个规模,所以从这个规划里面实际上保了一个光伏最低的底,大概就是2.44万亿。

关于市场消纳的问题,我们特别注意到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特别提出要解决新能源消纳的问题,不仅是风电、光电还有水电,中国清洁能源的消纳算上水电,整个的弃风、弃光点亮是超过了1000亿,非常的大,但是水电占了一半,风电+光伏实际上可能是500亿左右,这个里面光伏又占大多数,光伏的弃电量大概是73亿这样的一个量。但是从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以后国家电网公司也把新能源的消纳问题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抓,出台了很多落实的政策。把“双降”,就是弃电量和弃电率“双降”这两个指标纳入各省负责人业绩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所以从这个安排来讲我们认为到2020年之前,2020年之后完全市场化了,也就不存在这是一个问题了,完全由市场来选择了。我们认为“双降”弃风弃光量、弃风弃光率下降我觉得都是可以的,2017年底国家出台了两个国标文件,第一个是关于分布式光伏并网的,一个是关于光伏运行的,都是关于分布式的两个文件,就是技术标准,这里面意味着什么呢?就是说只要是按照技术标准并网的肯定不会弃风,就是弃风弃光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原来对于分布式是处于不管的状态,今年对于直接接入电网的这样的分布式是有一些新的在线监控的要求,所以这个可能大家会关注到,今年开始对于并网的技术要求可能会比往年要更严格一些。

这个是后三年光伏运行的情况,我们认为到了2020年中国的弃风弃光的问题基本可以得到解决,得到解决的概念是什么?因为弃风弃光的问题,风电光伏本来有一定的随机性。我们认为到2020年之前,弃风弃光问题解决是可以期待的,但是也强调一点,对风电光伏的并网的技术的要求或者是执行的要求会比以前严格一些。

关于未来发展的格局,未来电力需求的增长可能要超过原来市场的规划,第二个,近期“十三五”末可能会出现新一轮的局部地区的缺点的问题,尤其是在负荷高峰期。第三个概念,我们现在已经启动了十四五、十五电力发展的规划,带开展电力中长期规划的修编,开始启动了十四五的电力修改规划,这里面规划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尤其到了2030年,工程院也在启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谈能源转型,要将清洁能源替代煤电,但是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原来大家担心煤电退不出去,担心新增的煤电跟光伏风电争抢市场,但是我们发现到2030年,实际上中东部有大量的煤电,因为我们中国的煤电大概是在80年代初,到了2030年左右,我们中东部有一大批煤电的机组面临退役的问题,这个退役意味着新能源将迎来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但是这里面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大家在做规划的时候一直也在研究,现在做规划中东部,现在说多少就算多少,但是这样算下来即使风电光电按照技术可开发的资源量能不能满足中东部清洁能源消纳的问题,我们现在觉得有一定的难度,虽然装机量很大,但是实际上电量很难以满足清洁能源的开发的规模,这就带来下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2020年之后我们清洁能源到底怎么布局的问题,如果是电力需求能够维持到现在这样一个发展的趋势,电力增长,尤其是两个替代的推进,那么我们大家也可以算一下,按照中东部可以开发的风电光资源,我们就不考虑其他的什么土地,什么条件,就按照大概的光伏再增加2个亿,风电再增加2个亿,风电增加实际上很困难的,我们算下来实际上的电量来替代中东部的煤电也是很有困难的。未来的新能源仅靠中东部能不能满足这个需求?到了十四五之后三北地区的光伏,还不需要基地化开发的问题,这里面我们从规划来讲,实际上我们认为由于电力需求的增长,由于中东部煤电机组的退役,到了十四五之后未来新能源的开发可能还会向中东部转移,这就是回答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是有的,因为大量的煤电要退役。随着电能替代,中国以煤为主的电站消费的提升,我们认为空间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个带来的问题,可能布局在经过中东部发展之后,可能西部地区还需要进一步的开发。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就这么多,谢谢大家。 

(注:本稿由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标签: 世纪光伏大会

微信扫一扫
投稿联系:张先生 13844866317 新闻投稿咨询QQ: 35845245
邮箱:news#ne21.com(请将#换成@)
打赏
 
更多>同类光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光伏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资源合作  |  会议定制  |  关于我们  |  领导关怀  |  营销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